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铂金项链  

2010-09-10 08:39:07|  分类: 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时,邻村有个姑娘叫小芳,我们在一起上学,当时小学只有四个教室,一二年级共用一个。我刚上学还很怯生——我们那会没有幼儿园——课堂尿急不敢吱声,喊了两声二年级的姐姐,她没听见,我憋不住,一泡尿撒在班里那厚厚的土坯地上,然后用脚扒拉点细土,将其掩埋,地上湿漉漉的一块,不仔细看未必就会发现,像不入厕的小狗一样,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成绩一直很差,差到什么程度呢,便是直到初一下半年我才似懂非懂地明白点,a,o,e。之所以用这个小插曲,是想说,那么点大的小屁孩,啥也不懂,居然也知道在小芳面前争风吃醋,当时光头,风筝——我的两个小伙伴,都对小芳暗送秋波,我在女生面前又更怯生,所以我小姨常常逗我,警告我说,“你要是再闹,就让你跟小女孩睡觉”,我立马像听到“狼来了”一样,可怜巴巴地缩得得乖巧。虽然我不知道跟小女孩睡觉是什么意思,但大概总归是像能吃人的大灰狼吧,得离得远远的。

我与小芳实际上只有四年同窗——成绩太差,我在二年级留了级——并没有说过话。现在我还是怪我小姨。她要是敢打听我不愿谈及的婚姻大事,我就以牙还牙:“我要是找不到老婆,我就跟我妈汇报,都是当年你让我对女孩产生心理阴影的!”我妈是她大姐,小时候在家里的地位是半个妈,是她背着小姨长大的。我对小姨说,我妈要是知道,非拿鞭子抽你。我小姨便不吱声了。

我小时候害羞,也不吱声。不过我还是会炫技,比如,当着女生的面,撒尿比远,用两根手指收紧小鸡鸡,等尿灌得那根水管饱满的,一下子放掉,呼,一根水柱喷涌而出,冒得老远,或者踮起脚,找个高一点的地势,占尽地理优势。有一次,站在一排,比逆风,看谁远,手刚一松,哗啦啦往回落,真正的天女散花,人人裤管子,脚上湿淋淋一片。

小芳她们看着也乐呵,其实我们都不是在自己玩,像野外的雄性大猩猩一样,亮出装腔作势的派头,咚咚咚地捶着胸脯。能唬住女孩就是优点。

也有真唬的,吓得女娃娃哇哇乱叫。有次下课铃响,光头与大宝冲出去打弹子,一个翻窗——教室窗户的钢筋常年被学生你推一把,我推一把,比试手劲的时候,掰弯了,最后两根往相反方向拧,一个人可以刚好钻出去——一个走门,赶场子奔得飞快,俩人一南一北,在拐角处,头碰了个正着,当场俩人就躺下了,鲜血汩汩直冒,喷得老高。比尿还高。倒是我们那村长老师好像司空见惯,俩手按住俩人的太阳穴,差人去叫村医,还一边开玩笑,“你俩还练铁头功啊,干嘛不找块砖头相互敲呢。”玩笑归玩笑,后来便没人敢爬窗户了。但后面居然还有两次类似的事件,正应了“历史惊人的相似”那句老话。

一次是光头打教室出来,一头撞到高两年的一个胖姐姐身上,她往后倒了两个咧趄,光头受不了,摸着头,捂着鼻子,满手是血,仅仅是鼻子流血,小意思,头扛起来,躺地上几分钟,血液凝固了,也就没事了。但他嘴贫,还装硬,炫耀,说撞上两座山峰了,还软绵绵的,那得意惹得我们每次经过胖姐姐的教室门口都要往里瞥几眼,恨不得撞上的是我们自己。

再有一次,则是光头与大宝的巅峰对决。俩人就在操场上——其实不是操场,学校是开放的,连个院墙都没箍——围着学校门前那颗四个人环抱还差一点的大树捉迷藏,但也不知是谁杀了个回马枪,掉转头,俩人便合在一起了,额头上的鹅蛋与鲜血齐飞,还是我们的村长老师,他捂着俩人的头哈哈大笑,叫你们用砖头非不听,想创世界纪录啊!

小芳们可看不得这种血腥场面,只管跟着戏弄光头和大宝。什么,你们俩的鸭蛋谁大啊,中午回家有的下饭菜了。一滴血一碗饭,你们要补到猴年马月。大宝嘴碎,他是邻村会计的儿子,家里有几本小人书,他喜欢看,看了之后会对我们吹牛。当时他说了一句让纱布包扎的头挨了几书扣的话,“我们不过偶尔放点血,好过你们以后一个月出一次。“

小芳上了初中之后,她和我没分在一个班,和风筝在一块,但风筝是从南方的舅舅家转回来的,口音至今也没改掉南方的绵绵软音,说话文绉绉的,他撒尿还避讳男生,时不时来俩现学现卖的成语,比如,”早上我自己穿衣服,穿得风调雨顺“,“昨天跟我爸去撒鱼的,稻子都风调雨顺了,鱼也是”,等等,上了初中他便被乡里的一个小美眉盯上了。他虽早恋却真正的风调雨顺,和初中的小美眉一起走完高中,复读,再升进同一所大学,毕业后在一个城市,去年成婚。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偏虽偏了点,便宜,只是俩人在城市租房,回家不过年尾歇脚,重要的是爱情长久。总好过后来为了一根铂金项链和已经订了婚的男人撕破脸皮,流掉三个月身孕的小芳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