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都云尿床痴  

2010-08-21 08:44:19|  分类: 玩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之前,暑假朋友回家,我伺机守候在她回家的车站,最后她出现的时候,我佯装无意碰见,当时也许是滥情的电视剧看多了,在生活中照抄照搬。可想而知,她也惊讶,惊讶之余随便唠嗑。我那会像是从河里打捞出来放陆地上三天的死鱼一样的呆板与害羞,最惨不忍道的是,这样的人居然还有点自恋!甚至会误把别人抛过来的一个善意的笑容看成对自己有好感,天啊,自恋到千夫所指,万人鄙视的地步,放在现在,你让我下油锅也比那样来得自在。话归原题,时间不等人,人家总归要回家,我也总不能抛下爸妈,跟着私奔,而且又算不得私奔,私奔还有牵手,我顶多只能跟着驶出车站的中巴后面飞奔。说来更好笑,那会我虽然自恋,却更自闭,由自闭而引发自恋,否则没人恋多孤单,由自恋而强化自闭,都有恋的人还找人恋个啥劲。内敛的我宁可把有些事烂在肠子,也矢口不言。现在也许还有点这种影子,不过症状轻一点。再后来,我看了几本书,学了几个术语,对照着一看,吓了一跳,当年也许还能被称作“躁狂抑郁症“(Manic Depression or Bipolar Disorder)。说话了可能收不住嘴,恨不能翻翻二十年前烂在肠子里的存货,倒出来臭味扑鼻,拿针缝上都得从喘息的间隙漏出来,而若是不说,拿着榔头敲我脑袋,疼得也哼不出一声。那会,你可想而知,谁被我缠上了,也算是谁倒霉,想开口的时候我随意向其倒醋,闭嘴的时候对方向我说个笑话,我比耳旁风甩得还干净,扭头就走,要把人刺得心血直滴。

再后来,也就是现在,我看到了小津,小津拍电影《长屋绅士录》,里面说,有个流浪的小男孩被检回来,交给一脸不快的婆婆收养,婆婆一个人多自在,抽到签要把小男孩送回老家,但小男孩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上怎么甩也甩不掉。小男孩睡觉尿床,早上起来被子洪水泛滥,婆婆本来就不乐意,这下雪上加尿,她便递把扇子给尿床的小男子汉,告诉他说,你去扇,把被子给我扇干。那可是个庞大的工程,把一床被墨云覆盖的床单扇干,手臂非酸不可。但寄人篱下,小男孩遵命。这不禁让人想到小津在另一部有趣的电影《早春》中,也提到小男孩尿不禁的。几个小男孩吃灰粉学“屁功”,功成的表现的是,只要人在其额头上戳一下,脐下三分的反面就会汩汩作响,但一个小伙子练得筋脉倒流,被人一戳,他正面不冒气,冒水,裤子前湿漉漉一大片。小时候邻居家儿子小伟也尿床,都上初中了,还禁不住,这可急坏了他妈,前天才成好的被子,新弹的棉絮,一泡尿,在雪白的棉絮上留下了永久的黄印记,比被烟熏黄的手指来得快准狠。他妈就提着棒槌跟他后面追,嘴里喊,”成天来尿(尿素中尿的读音),服侍了你十几年了,还是个尿壶,就算用线把它扎住也不会来啊。”有一次,小伟他妈被逼得没办法,大冬天,又下雨,硬是命令小伟,今个,你要不把被子捂干,就别想起床。零下的天,真委屈了小伟。

小时候我也尿床,不过我很主动,如果半夜被洪水淹醒了,我就溺在里面,一定把它捂得差不多不氲手了,再起床,我妈他们至今都没发现这个秘密,反正他们也不看我博客。前两天经理还告诉我,说他一家三口睡大床上,半夜女儿在床中间海量,浇得床下淋浴,老鼠吱吱直叫,抱头鼠窜。我哈哈大笑,问,你女儿用不用尿不湿?他说不用,用尿不湿要堵得以后尿路不畅了,每天晚上都是她,他指指在一旁的老婆,对准了闹钟,准时起来把尿,那天晚上睡得像死猪。说完,他老婆在一旁抿嘴偷笑。

接着说《长屋绅士录》,有天婆婆又怀疑小男孩贪嘴吃了干柿子饼,严训逼供,小男孩咬定了没吃,后来真正的吃货过来了,是邻居,他说,干柿子饼是他吃的,他看到甜的就忍不住想尝尝,嗜甜。这下冤枉了,婆婆忙不迭道歉。小男孩本来铁打的汉子,坚毅如墙,牙关紧闭,现在却哭了,委屈地啜泣,而且婆婆越是陪不是,他哭得越是伤心欲绝。这种心情真是微妙得无法用言语去表述,在成人世界里,一个人长期受人挤压,被人误解,一旦事实澄清的时候,也很可能会流下眼泪。眼泪中包含的则不光光是对屈辱的洗礼,也是对自己坚持的肯定。不同的是,婆婆觉得光道歉不够,于是掏出一点收藏的零食,递给小男孩,小男孩则一边哭得来劲,一边嚼着也起劲。而成人每当此时需要的不再是满足口舌之欢的零食,而更多的则是一个肩膀,甚或一只温暖的手递过来的餐巾纸。

正当婆婆与小男孩建立感情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感情这东西,一定得在一起才能培养,不管是文字,还是语言,还是你把天都相思破了,整个宇宙写满了情诗,也不大会有结果。心理学上有研究称,这实际上是一种交流障碍,特别是只面对文字的时候,人看文字时有推测文字里不怀好意的倾向(fill the gap with worst-case scenario,定义是事态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但人却已然用坏的结果去想象它,说白了,就是事先作好坏的打算,a situation where everything that could go wrong, has gone wrong.),这点我深有体会,我打字时是带着善意的笑,发给对方,有时候对方可能会觉得在恶意挑唆,当然这与我个人表达方式不无关系,语言习得与表达都太差。只有在一起生活,起码是近距离接触,你才不至于忽略对方的一颦一笑,开心的眉梢,激动的嘴角,这些在文字交流中都有可能会被当成最不起眼的东西,忽略而过——有一天,小男孩的爸爸找上门来,说大街小巷找儿子,都找遍了,知道他在这,特地来感谢婆婆,要带儿子回去了。

在感情建立的当口,却又分离,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有莫大的苦楚。与“离”沾边的词大多带有无法言传的悲伤,分离,生离,离世,离别,离婚,甚至离合器里都有几分劳苦奔波,聚少别愁的情绪。当然,有感情的分离往往是双向的悲鸣,如果像我开始那段,追逐汽车的场面,则是一厢情愿,死皮赖脸,在路上的陌生人与心上的陌生人眼中,自己所谓的离愁也不过是与汽车比马拉松的痴呆患者。

都云尿床痴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都云尿床痴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都云尿床痴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