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控与父母控  

2010-08-19 08:25:29|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月,珊珊来这散心的时候,跟我说了件她非常气愤的事,她说现在的孩子太不像话了,她是班主任,在上课时发现一个男同学聚精会神地看黄书,小小年纪,净看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她走过去,将书没收,然后在班上说教一通,如果现在不以学习为重,不务正业,长大了如何是好?诸如此类的话,义正词严地给在座的学生上了堂思想政治课。

当时听了就觉得不对劲,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与她争辩,随口说,“你这样有可能会毁了那个看黄书的人,为何不走过去,先提醒一下,再公开化不迟。”
“其实早就警告了,学生们都把它当成耳旁风,根本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她强调。
我说,“都是小孩子,对性好奇,应该可以理解,他要看就看,我们不都有过对它好奇的年龄吗?反正我好奇过,过了那个年龄自然就没事了。”
她反驳,“他在课堂外,在其他地方看我不管,但就是不能在我的课堂上看。而且照你这么说,老师对这些就该睁只眼闭只眼?”
“不是,我只是觉得对于此事,只可引不可禁。否则,只会加强他的逆反心理。”我见惯不怪地回答。
她骤然严肃地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引?”
我恍惚间真想不出应该怎么引导,走过去敲敲他的桌子?如果屡次敲他也充耳不闻呢?课后找他谈个话?谈话就能制止他对性的好奇吗?当然不能。于是我大致说了这样的话,要是我当老师,我就不管他,随便他,这种事不但禁不了,而且违反人性。要是我,我就课后再提醒他,这种事是正常的,老师当年也看过,只是当你外出求学,父母不在身边时就要对自己人生负责,不要沉迷其中,最后荒废了学业,那就不好了。珊珊撇撇嘴,我知道我说不服她,只安慰了一句,“所以说呢,我当年没做老师是对的,会误人子弟。”

如今我之所以想起这一段是因为下午在豆瓣看到一个标题为“家长必备:如何毁掉自己的孩子”的相册,相册里一一列举了父母的几大典型“罪状”,我相信大多数父母对里面列举的常见“口头禅”都或多或少地说过。当然我也并不觉得有些就一定会对孩子日后成长造成特别大的危害,比如,在外人面前谦虚地说,“我家那小子哪能比得上你家小强啊”。对于这种口头禅得分情形去界定。大学英语课里有篇课文,节选自《喜福会》,出自美籍华裔作家谭恩美,大意是母亲不满“我”弹钢琴,总是把“我”与另一个孩子比,说人家多好多棒,而“我“那简直就叫牛弹琴!这种对子女的当面指责危害就不小,我甚至坚信,孩子的反叛心理正是源自对成人世界攀比附会的鄙夷。不过谭恩美最后在小说的结尾反思,当年对母亲的严苛长大后也演变成自己的一笔财富,因为这是美国孩子享受不到的,无法体验的,但我认为这始终有点习得文化差异后的沾沾自喜。如果她没有父母的不满挑剔,自己的生活就是另一番景象,而这另一番景象未必就比已成现实的差。

正好前几天看到一个关于香港音乐神童黄家正的纪录片《音乐人生》,里面讲述了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家伙当初不满父亲的比赛命令,他说自己弹琴是因为喜欢,不是因为要参加比赛,更不是为了要赢比赛,而他爸爸老是逼他参加比赛,并且赢得比赛,如果没赢,他就会说,看,某某某多了不起。有一天,黄家正没忍住,激动的时候,当着他爸爸的面说,“爸爸,我恨你!“

这种苦恼我没有亲身经历过,但还是太能理解了。教会我这一课的不是别人,是我姐姐。我家人几乎没拿我比附过别人,因为我从小就(伪装)是个乖儿子,好学生,某些方面我甚至可以厚着脸皮宣称,我是他们的骄傲,所以我常常成为被比附的对象。我妈拿我姐跟我比,对她说,“你太让我操心了”,“不吃馒头争口气,你就不能像小××(我小名)一样上点劲吗?”我记得当年姐姐跟着风潮初中辍学,外出打工,在外面摸爬滚打了大概一个月,可她又有点心高气傲,不堪忍受别人的指使和白眼,跑光了路资,灰溜溜地回来了。那段时间我才真正感受到她压力的时候,没人理解她,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左邻右舍一谈到她就说她”不扎实“,”别人能打工,你为什么不行?”她无力反驳,天天提着花篮去田地摘棉花,挑野菜。

高中暑假时我常常半夜躺在床上跟她聊天,一说说到大半夜,我不知道跟她从哪里来那么多话,反正就是说了很多,说当年她的苦楚,说我暗恋某人的小秘密,后来某人的名字被我征用了,用在了我家一条小母狗身上,我很喜欢那条精巧的小母狗。对于姐姐,我小时候揪过她发黄开叉的长头发,她不是打不过我,但硬是被我拽得哇哇大哭。我脱光了衣服,站进大木盆里,她给我洗过澡。毛巾沾着温水往我头上淋,淋得我睁不开眼,我从木盆里抄起一抔抔水,使劲地向她身上泼。

而对于我的朋友珊珊老师,她出发点完全可以说是善意的,她会为公交车司机不让提着大件行李的民工上车而与司机发生口角。我站在她的旁边觉得实在很渺小,对于周围的阴暗,她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实干派。但她对自己课堂的完全管制还是让我觉得没有必要,甚至毫不留情地说,是专制,她与学生并非站在同一个平面,有居高临下的态势。同样的,父母对孩子那种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关心呵护,以及对他们前程退路的铺设计划,非但不是对他们的尊重,相反恰恰是自私,子女只是他们意志的木偶,从就业,到交友,从相亲,到结婚,如果可能,父母甚至恨不得要对孩子从出生到死亡都一手包办。

前年,我认识一个女生,她向我诉说了自己的苦恼,大意是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但家人反对,觉得女儿嫁过去会受苦。她受双重煎熬,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会我还好为人师,情绪也容易激动,听着听着,禁不住怒斥她的父母,鼓励她幸福要靠自己一手杀,一手护,两手都要硬抓。后来她没跟我联系过,也许被我斥责她父母自私的话吓跑了。

最后,我忘记在哪里看过这样一个情景,父亲推门,看见儿子正在房里看毛片,父亲非但没有严厉苛责,而是凑上去跟儿子一起看得津津有味。如果说得稍微素一点,下面几个电影场景也基本能代表我想说的话吧:

《死亡诗社》里,尼尔被霸权的父亲逼得没办法,打开窗户,任冷风吹着自己光裸裸的身体,自杀了。
小津安二郎在《独生子》的结尾,拼命供养儿子上学的母亲最后知晓儿子不过是东京的一个夜校教师,入不敷出,生活拮据,而后她回到乡下,跟工友吹嘘,儿子工作好,还有个美丽善良的妻子(这是事实),最后却躲在工房外,饮泣流泪,画面的末尾不是老母亲流泪的脸,而是围着厂房的栅栏门,静静地,紧紧地闭着。
《美国丽人》里,Ricky的同性恋老爸偷偷跑进儿子的房间,看到儿子与Kevin Spacey待在一起,浮想联翩,儿子回来时,发誓哪怕把儿子杀了也不让他变成同志。
在《大河恋》和《父亲在世时》里,父与子站在河边,一同甩着鱼竿,后者还有老父与儿子在一个大浴池里洗澡,两个人的身上漂浮笼罩着白晃晃的水汽。

老师控与父母控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老师控与父母控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老师控与父母控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老师控与父母控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