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去三十年  

2010-08-17 08:41:07|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女人的幸福,拼命赚钱,养家,这天经地义。不会赚钱,甚至走向反面,真正像我母亲儿时常骂我的那样,成了败家的子弟,如果再沾染一些遗老遗少般好吃懒做,吃喝嫖赌的习气,像《活着》里给老子送钟的少爷,真正洞晓个中苦辣滋味的恐怕就只有少爷的老婆家珍了。旁观者的体察多半出于理解与同情,而潜意识里无不会拼尽力气对它严防死守,避免成为家珍的样板。这自然没有任何可供非议的地方,对于幸福,人心相向,没有比它更合情合理的了。

但是,悖论却在,拼命工作的后果虽然能为人带来丰厚的奖赏,无论是购买国外奶粉的银子,还是俗世眼中别人的承认——为了社会的认同而摒弃自己内心的呼唤从来都不是新鲜事——但当真获得这些物质,认可的时候,当年自己的那份淡薄清远却大多不翼而飞,诸如为了爱人过上更好日子的初衷——这种初衷早已成为习惯,乃至它变成被人忽视的对象。它退居二线,像原配一样变得人老珠黄,蜕变成无人问津的摆设。这其中又出现了第二个有趣的悖论,对原配虽然依然是爱,却也正是这种爱使其落入冷宫——取而代之的是如心理学家剖析的那样,人在社会生存的上升追求,逐步从生存冷暖,到生理欲求,再到大众认可,社会尊重,最后才是达摩老祖,耶稣再生时那样的拯救世人,普渡众生。这最后一个阶段几乎没人能够达到,更多的人徘徊在从满足个人生存,生理后到追求社会地位的泥潭,其中更不乏一些人深陷其中,苦苦挣扎。而于此相对的,是那些干脆无为,有意或无意地做着平头百姓,不为沽名钓誉,只取衣食不愁,不求上进,只取出入平安,恪守着自我的小天地,建造着自我的小宇宙,虽为旁人斥为纨绔或者懈怠,却多少正是这种与世无争的悠然态度让人有更多的时间去体验生活,而不是只为了体验那种更“幸福”的生活。

红楼梦三十六回中,贾宝玉喜见袭人归来,从此成了自己的房内人,一时高兴,谈兴甚浓,谈到功臣名将与终是一死,他这么说,“人谁不有一死,只要死得好,那些个须眉浊物,只知道文死谏,武死战,这二者是大丈夫死名死节。竟何如不死的好!必定有昏君他方谏,他只顾邀名,猛拚一死,将来弃君于何地!必定有刀兵他方站,猛拚一死,他只顾图汗马之名,将来弃国与何地!所以这些皆非正死。”有趣的是他后面说的正死痴话,“比如我此时果真有造化,该死于此时的,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浮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也不要托生为人,也就是我死得得时了”。脂砚斋对此旁批,“玉兄此论,大觉痛快人心”,“死时当知大义,千古不磨之论”。

只是接下来看见跟黛玉七分想象的龄官,凑上前去,嬉皮赖脸地讨个曲唱,却被讪回,他才幡然醒悟,“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以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

我无法细数上面这段话对我的触动与影响,仿佛自打我真正有意识至今,它正好切合了我的认识流变。从一个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虎犊少年,到万事不问,只想取“各人各得的眼泪”。有趣的是,这种没有出息的“理想”,却被我小心翼翼地深藏,打入心底的冷宫,只是时常只言片语地流露。更为有趣的是,为了掩饰这种没出息的流露,我用了更多的言语试图将它遮盖。实际效果并非在我意料之外,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是个上进的斑白青年!

听首老歌:Sinead O Connor 的 You Made Me The Thief Of Your Heart:


I hope you're happy now...
...I could never make you so...
you were a hard man...
no harder in this world
you made me cold and you made me hard
and you made me the thief of your heart

Winter is cold...oh!
But you're colder still
and for the first time
I feel like you're mine
I share you with the one who will
mend what falls apart
and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thief of your heart

Ohhh you lost
Ohhh you lost all
you lost all
you lost all

I'll never wash these clothes
I want to keep the stain
Your blood to me is precious
nor would I spill it in vain
your spirit sings
though your lips never part
singing only to me
the thief of your heart

Ohhh you lost

Ohhh you lost
Ohhh you lost all
lost all

Ohhh you lost
Ohhh you lost all
lost all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