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So far, so good  

2010-06-09 08:41:19|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得我鼻涕流了一大把,香港片中难得这么写实与诗意,去年的天水围的日与夜算是一部,但比起这部《岁月神偷》,平静有余,波折不足,这样悲情与喜悦兼顾,一步“难”,一步“佳”,转换游刃的电影,虽稍有几分煽情,却瑕不掩瑜。

看的时候,我很想找个人抱头痛哭。这种感觉今年是第一次——而这种感觉,每年我都有那么几次——四处环顾无人,能做的仅仅是,卡嚓一声,点只中南海,咕咚一声,喝了杯酒,然后对着屏幕敲字。我脑子里混杂着各式画面:父亲每日挑着货担赶集,为一分钱的针线讨价还价;他上省城“打货”,到了省城,喝一碗“拉糊汤”,下一顿傍晚回家时吃泡饭;母亲念叨着“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早起喂鸡,为起房子的叔伯做早饭;姐姐外出打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回家时身无分文,靠游说坐回了家;我从游手好闲的乖乖囡,变成人所谓的“愤青”,再变成不切实际的幻想狂——鬼才知道能有七十几变:医生能不能不把钳子落在患者的肚子里;会不会有人在我病危的时候送我一束黄玫瑰;暴风骤雨能不能来得迟一点,等人家把茅草房盖好;外婆给我的糖果能不能填平苦海;爷爷的坟头上能不能砌一桌麻将……

我在玩,撕开双臂非要推独轮车;把裤衩套头,站在牛身上往下撒尿;跟同伴抢咕噜,一块砖头敲得人头稀巴烂,然后提着罐头去道歉;后来,现代英语没学着几个,去看莎士比亚的thee,thou,thy;英特网不上,去看墙角的蜘蛛织网,麻雀吵嚷;开会,各位一本正经,挺直腰杆点豆子,我翘着二郎腿仰面朝天流口水,醒来湿了衣襟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