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只是,没那么“正常”  

2010-06-21 08:40:19|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听到朋友要寄杨梅汁给我,我心旌荡漾,恨不得飞过去亲吻她两口——当然,前提是她愿意。吃饭的时候突然遭了通批评,让我愤然无语。话说昨天同事打了条蛇,晚上将皮剥了,剁成几截,存在冰箱里,说要改善伙食,为人炖汤。我为防止汤料里依然还有蛇味,问了句,如果任何一盘菜里有蛇汤我就不吃了,没想到打蛇的这位同事满脸不屑地问,“那你不是吃鸡肉吗?”

一句话将我整晚的食欲完全打压,这种逻辑简直要将我噎死。更让我胆颤心惊的是,打蛇勇士这句话问完后,紧接着爆发了雷鸣般的哄笑声。于是我敏感的小心灵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恨不得上去掌掴他俩耳光,想一想还是滑头地忍住算了,你对一个“惩恶除害”并且心系众人膳食的捕蛇者说,岂不是要犯众怒?但我看不出吃蛇肉与南方人热油浇活猴脑有什么区别。饲养的鸡与野生的蛇又怎可同日而语,前者就赐人脂肪,饱人肚囊,后者哪怕有引诱你的老祖宗咬开“不知羞耻”的苹果之责,你便要去其皮,食其肉?至于改善膳食,何如说改善你一己之口舌?

我不是素食主义者,自然谈不上要禁止一切肉食,我并不觉得那样可行,即便我答应,馋虫不答应,但是当你知道肉是怎么来的,食品公司的恐怖作派后兴许你真的对肉食提不起胃口。我如今对肯德基的鸡腿很反感,一个多星期前办公室要电话叫鸡腿,我感新鲜,要了一个,吃了两口,慌忙破口大吐。集约化产出的鸡腿非但毫无味道,反而带着油炸的腥味,从此对其恶感。今日又有人提议要买鸡腿,我第一个表态泼冷水,不要,坚决不要,按说我这样的表态妨碍不着谁,你要吃自己去买去叫好了,可中国人似乎对“全票通过”过于热衷,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只要不是异口同声全数通过,提议便先行搁置,直到顽固不化之人被软化,成为其中一名。可扫兴是我拿手的本事,过几分钟他们变着法子(买鸡腿顺便买冰棍/买冰棍顺带买鸡腿)的再提议我还是拒绝,并且当时我就想好了,如果有第三次,干脆要一份,直接买给你,看你好不好意思接受这份寒碜。

没有第三次,没有与其撕破脸皮。但接下来我就成了一个被边缘化的对象,我能感觉到背后冷飕飕的目光,虽然我报之以热浪般的眼光。突然觉得很奇怪,本来看似“稳定”的“同事”关系居然一捅就破,这是神马社会,最主要的,这是神马同事!

有趣的是,往往道德缺失或者迷茫时,也往往是道德泛滥的季节,所以值得重述的是,对我而言,草食与肉食不涉任何道德高下的界定,完全是个人选择。

那天看到小小她妈写了一篇自我剖析的文章,说“我只是,没那么‘正常’”,看罢,觉得她是写给我的。我懒得附和,不会应酬,更不喜交际。有一天我甚至将签名改成,”遇到的人越多,我越觉得自己家的狗可爱“。没那么正常的我不过想安安静静地过好自己没那么正常的日子,将我忽略不计是最好,否则当我拒绝你提议的时候,别怪我附带着收拾打扫你也没那么正常的颜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