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10-06-20 09:34:05|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我躺在床上,睡梦清晰。我睁开眼的时候,它没来得及逃窜,于是我知道我时常冒出的从不做梦的说辞是幻想,而且真切细腻得超乎我的想象。梦是这样的,我来到一个陌生的人家,因为某个人的死亡,是谁模糊不清,在出殡仪式上,一群人表情凝重地慢慢行走。而我和她站在“临界口”,左边是屋子,右边是出院的大门。我和她都以为那群人要进屋,于是脚步向右边挪,与此同时,我握住了她的手,她非但没有拒绝,相反很配合。她的手柔柔的,手心里有丝丝汗渍嗖嗖地往外冒。后来发现,行人并非要进屋,而是要走出院子,她比我敏感,遂将脚步移向左边,我顺势跟着她,一言不发,牵着手,一直到我醒。

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是,晚上看梁赞诺夫《命运的捉弄》的时候,居然里面有首歌原原本本地唱出了我在零三年夏天的一个梦,莫非我会时空穿梭,从梁那取过经?看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真的很灵验。此梦之前有所透露,不再重述,听歌即可知:

00:12:45  我寂寞,没人可知
00:12:49  渐渐逝去的灰色黄昏
00:12:52  冬天总是
00:12:54  朦朦胧胧的
00:13:00  透过敞开的窗帘
00:13:08  只有白色的、潮湿而蓬松的雪
00:13:13  飞快地向两边看一眼
00:13:16  只有屋顶和雪
00:13:21  什么也没来
00:13:24  什么也没留下
00:13:29  只有霜的侵略
00:13:34  而我又变成了一根荆棘
00:13:37  变成了去年的消沉
00:13:45  跟冬天的负担一起
00:13:48  突然间窗帘被吹开
00:13:54  你的脚步声催促我安静
00:13:58  你会随着时间出现
00:14:05  你真的出现了,就在门口
00:14:09  全身雪白,毫不造作
00:14:13  身上穿着像是
00:14:17  层层传情的
00:14:21  漂亮衣服

00:14:24  我寂寞,没人可知
00:14:28  渐渐逝去的灰色黄昏
00:14:33  冬天总是朦朦胧胧的
00:14:36  透过敞开的窗帘
00:14:40  只有白色、潮湿而蓬松的雪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