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身份(小小说练笔)(外一篇)  

2010-05-29 08:36:44|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大大咧咧,玩笑不拘小节,但有时候,我又异常敏感,这让我很迷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敏感,什么时候该大咧,情况是,不该敏感的时候像处女被不经意碰到,该敏感的时候却像爱斯基摩人在冰天雪地的屋子里脱得一丝不挂一样。我从早上起床六点想到下午五点,没想出什么结果,突然间觉得肚子饿。于是我到路边红房子叫了两大海碗面,顺便买了一瓶白酒,回到家,从六点开始,坐在桌前寻思为完成的脑筋转转弯,为什么我这么敏感,为什么我又这么木呐,为什么我在不能二者兼而有之的时候感觉占了便宜,为什么又在赚到一倍的时候它们将我俘虏。我一边喝酒,一边点了一支烟,劣质的黄烟在我沾满白酒的嘴唇上交融,一丝丝,一溜溜,交叉在一起,也像是我在跳舞,我又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瞅准了将嗝一起咽下肚,像小时候吃药,没有红糖水,门都没有!

氤氲的雾气在我眼前飘起,我跟着它们上升,之后在腾空的地方俯视。我看见桌前的我小如牛犊,大若老鼠,我揉了揉眼睛,我又变成了猫狗,人模人样的木偶,我觉得神奇,再揉了一揉,我突然不见了!我急坏了,在雾气上哭,眼泪撞到被熏黑的墙壁,印花的窗玻璃还有白色的天花板,碎落满地,洒在桌前我早前的坐椅上。椅子像魔术师的棍子,冒出个水淋淋的活人,我惊讶是不是在做梦,手指差点揉得泛红的眼角肿得如蛇刚吞下硕大老鼠的肚皮。

我有两个?坐在下面的应该就是大大咧咧,不言不语又心知肚明的那个?上面的我呢?我越来越瘦,越来越稀薄,随着烟,随着雾,还有随着掉落的碎片,弥漫在小房间,咦,这么一来,岂不是每一个碎片都变成了我?


我是无知的

一个人把发火当成干粮,时常气得肚皮鼓鼓的,问题就只能在自己。我好冲动,多少年从未改变,起初我安慰自己,这是有个性,拿着它当箭牌,不管什么,认准了死不悔改,口气强硬,态度坚定,我柔软的皮肉下包裹着宁碎不弯的钻牛角尖精神。从学校出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我没有丝毫变化,除了时常有些油腔滑调之外,我甚至比之前更固执,更倔犟。这份逮住不撒手的气势常常让我寸步难行,更有情况是,我自掘坟墓,眼睁睁自己一步步跳下去还幸灾乐祸。

不,我不是幸灾乐祸,或者说,我死脑筋依然不觉得它是祸,不过是说出自己大脑中的想法,不过是因此断了前程,不过是因此损了财路。这些重要,但对于一个单身汉来说,它们还不足以左右大脑,至于未来,我十之八九不撞南墙死不悔改,想到此,我不免心悸,并生几分担忧。

但是——但是往往是借口——我改不了。在学校,我固执得像头牛,到社会,这头牛稍微老了点,但依然蠢得让人不齿。知我者很多走了,不知我者多数又被我轰走了。还差两步我将变成麦卡勒斯笔下的聋哑人,我想守口如瓶,我想充耳不闻,只是因为,我像小学生一样害怕再犯错误——即便我心里多么确定世上本没有错误。

朋友劝我,这样你会疯的,我嘿嘿一笑,打趣道,大概还不至于梦游从楼上跳下吧。我站在空荡荡的房间,责骂自己,为自己有一天可能会一撒手就疯掉而责骂自己。问十万个为什么不起任何作用,找不到答案的还将找不到答案,它们并不是在风中飘。

对于某些,我又确实找到了,翻开看,却是无字天书。于是我比以前更迷惑,迷惑让我更急不可耐地往后翻,但越往后翻越迷惑。本来的举步维艰是因为无知,本来的无知更因为步履艰难而加倍。我笑自己无知居然还卖弄,我更笑,居然卖弄常常比无知管用。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