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末日  

2010-04-22 08:34:28|  分类: 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我正在犯困,突然妹妹一条短信,她问,“哥,你说2012年是不是真的要世界末日了?不要打电话,发短信”。这问题好笑,我抖擞了精神,回到,“你个死丫头没事瞎操什么心,世界末日了也有你哥在呢”。我妹半晌没说话,估计在思忖末日世界的模样。

我知道妹妹提问有因。周末电话回家,姐姐告诉我,她说镇上中学有俩学生被大水冲下了河,而且至今下落不明。又说到这几年怎么天灾怎么多,南旱中涝西震,家里天天哗啦啦地下大雨,茅屋要为风所破了。类似事我并不陌生,儿时就有一个像我一样贪玩好水的毛孩子在他爷爷打捞水草的时候,游得欢畅之余再没有游上来。遥想,俩孩子的父母,朋友会在河岸边怎样的哭天喊地,不禁有点发抖。姐姐告诉我,总共三个初一学生放学回家,要过河,脱了鞋子从滑溜的拦水坝上淌过,半途中,水流湍急,一个脚趾没有抓住水泥地,再一个咧唧,首先一个就被水冲到了坝下,另两个没见过这种阵势,心一慌,也跟着滑下了水。

好在岸边不远处有个赶路人,看(听)见了,和衣跳水,救起其中一个,另两个却被湍急的流水带得没了踪影。

我突然想到,初中时上学的情况,貌似境况相当。九八年,大水。村里最初前河上是座石轱辘桥,我走上去就恐高。后来我上初中的时候在下游建了个水泥桥,那座轱辘桥就被拆了。上学路上经过的不止有前河,还有个水坝以及前河的支流,走小路是捷径,比走大路要近两公里左右,加上大路是土路,晴天车来车往,有扬尘,雨天被车一压,全是坑坑洼洼的,泥泞不堪,倒是小路反倒清爽。所谓小路就是分割庄稼地的田埂,由于踩踏的人多,路干得也快。可是水坝有天被冲垮,裂开的大口子犹如那什么大裤衩,于是有学生家长在上面担了根长长的木板,木板下就是淙淙的流水。踩着流水上学,现在听上去还很诗意。大人们每天早晨将孩子送过水坝,然后傍晚时再扛着木板过来,将木板担上,等孩子回归。之所以将木块扛来扛去是因为将它放在那里,总有游手好闲的人会要么顺手牵羊,要么搞点小破坏,在上面钻俩眼,撒泡尿等等。农村人是舍不得把自家的东西拱手让人糟蹋的。

我爸没有送过我过水坝,因为每日上学都是和同伴一起走,只要相约几点,在哪里汇合即可。而我家住在最西边,学校在东南方向,所以每日都是越走队伍越壮大,行到前河桥上时已经是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冬天从草垛子上拽把草,裹在木棍上,点起火把照路,赶到桥上时东方差不多也正好泛起鱼肚白。夏时令太阳不偷懒,则没了这种乐趣。

在我初三下学期的时候迁到新教学楼,本来是红砖黑瓦的一层房,搬到通透明亮的三层楼上感觉反倒不适应了。原来的老路行不通,于是另辟蹊径,还是田埂路,还是会在露水时节将布鞋和裤腿打得透湿。只是原来经过的砖窑厂是冬天取暖的天堂,原来的水坝木板搭载的是家人的呵护,原来结伴的调侃是一路挤兑的乐子场,而原来的日子早已不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