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浪荡儿  

2010-04-16 08:33:38|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讲述父子关系的作品中,卓别林的电影《孤儿流浪记》堪称一流,里面有个桥段,父子俩去给人补窗户玻璃,儿子前手用砖头敲碎了街边人家的窗玻璃,老爸后脚踩着鼓点,背着修玻璃的箩筐姗姗而来,有一次终于没能逃脱无所不在的警察注视,父子俩撒腿便跑。卓别林僵直着腿摇晃,另一边推搡紧紧跟随的儿子,意为,“哪里冒出来的小毛孩,我不认识他”,那种身段与姿势堪称影史上的经典。

在意大利新现实电影《偷自行车的人》里,更有一幕看得我泪眼婆娑,老子办事,让儿子看车,儿子不知道开了小差,自行车被人偷走,父子俩众里寻它千百度,不见自行车踪影在何处,儿子撅起的小嘴,抱恨的泪水挂在眼里,一触即发。侯孝贤在《童年往事》里,描述过一个类似的丢失事件,男女丢了摩托车,小伙子生出偷车的念头,“既然别人能偷我的,我也能偷别人的”,多么天经地义的对称啊,却模糊了“别人”的分界线。

香港电影《父子》里,父亲烂赌,脾气狂躁,在老婆(虽然没领证)不堪忍受,离家出走之后,父亲破罐子破摔,带着儿子租住在廉价的小旅馆,靠偷抢拐骗谋生,卑微而低贱地活着。父亲教胆小的儿子趁着别人不注意潜入他人家中行窃,而且专门训练,还要专拣贵重物品。儿子胆颤心惊,一步一回首,三步一回头地不乐意,却终究敌不过偏执的父亲,也许也有窘迫的生活,潜入了,被逮到现形了,被打得鼻青脸肿了。儿子怀恨在心,终于在父亲探监的时候,在质问之余,咬下了父亲左耳的一块肉。

再看一本书,狄更斯的小说《雾都孤儿》同是讲述一个孩子,误入歧途,被迫与其他孩子一起登门入室,或者在大街上左拥右簇,配合默契,趁乱行窃。狄更斯没有让这个孤儿的命运长期潦倒,而是照样用了狄更斯式是欢喜结尾。但库斯图里卡的《吉普赛之歌》却没有让结尾充满喜庆,而是身体残缺的孩子沦为被人操控的赚钱机器,在大街上,停车间隙,借火之余,便有可能遭遇暗箱埋伏设计。

好了,够多的了,利用幼小的孩子为一己的贪念或者出于生存所迫的偷窃,这很容易被众人看作不道德,是在拿孩子的明天赌今天,筹码太高。而实际上,我身边类似的事情却又时有发生,儿时,村里有户人家,母亲较为邋遢,母亲带着两个儿子上街,趁着母亲与摊主谈话讨价之际,装几个土豆,牵几捆蒜苗,或者拽双袜子,等等,两个儿子回到家在同伴面前吆喝。惹得同伴羡慕不已,每每生出下次赶集也要一试身手。我就是这样,我看准了一把喷水的玩具枪,可惜囊中空空,要是能将它搞到手,那叫带劲。走到摊前,欲试跃跃,却就是不敢。再往大了说,我抢银行的心都有,只是不敢付诸实施,我想,这种想去违大禁但又不敢的自制正是所谓的文明或者教化吧。

是的,你完全可以称它们为虚伪。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