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你也来吧  

2010-03-08 08:48:47|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也来吧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牧场


我刚要出去清洁牧场的水池
我只想去吧树叶子用耙儿耙去
(再等等,看着池水澄清,我也许):
我不会待很久的。——你也去吧。

我刚要出去把那个小犊儿带回;
他站在它母亲身边,多么娇嫩,
母亲舔着它时还站都站不稳。
我不会待很久的。——你也去吧。(P1)

我后来听说,那个英美文学老师读Robert Frost这首诗的时候哭了,全班学生莫名其妙。于是我老是对弗罗斯特很好奇,其诗作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染力能让一个中年男人悍然落泪,终于有机会找了本小书,管窥了一下。

Robert Frost不需要多做介绍,对美国文学史略有所知的人大概对他都不会陌生,其人四届获得美国普利策文学奖,在美国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诗歌特点是多乡土题材,意象质朴,形式则恪守着老式的诗歌传统。他的作品没有惠特曼那样的不拘一格,挥洒自如,气势磅礴,也没有迪金森那样的形散神合,而是严格遵循英语诗歌的音步韵律格式,一般不越雷池。这自然有好处,早有人提出诗歌是集音乐,建筑,思想于一体的综合艺术,句式的对称,排列的整齐,读出来的抑扬顿挫,都会增加诗歌魅力。但这并不是说,那些不受章法,不愿戴脚镣跳舞的人跳得就没有节奏感,或者在乱扭一气,而是各有千秋。

言归正传,看几首他的诗歌,先看这个小集子,它是国内早期引进罗伯特弗罗斯特诗歌的编译本,可能是因为过于追求翻译过程中的“信”,个别诗句翻译得有些僵硬,句式排列整齐,四四方方的豆腐块,甚至文白夹杂,由于个人偏见,这种诗我往往不是很感兴趣,当然与艺术性无关,且看一首《几点雪花》:

只因一只乌鸦
从一株铁杉上
抖落几点雪花
洒在我的身上。

它给我的心境
引起一个转变
这懊丧的一天
才算有些淘剩。(P49)

很工整,一般来看,不管什么艺术,一旦过于工整,就意味着缺少变异,也就缺少活力,进而容易陷于呆板,当然只要主题发人深省,故事引人入胜,形式如何不是特别重要,但旧瓶装新醋向来不易,首先是有反感之人,像我,甚至会因为见到熟悉的格式,而将它置之不理,再则,旧形式往往需要更多的创新,加上厚重的历史传统积累,对作者要求就更高,故事得说得更精彩,题材挖掘的要更深入。再看两首,这两首就言简词洁,意味深长了:

一片残雪

墙角里有一片残雪
乍看疑是
一张被风吹走,又被雨
黏住的旧报纸

上面斑斑点点的灰屑,
好像密密麻麻的字迹,
可是哪一天的新闻报道?
即使我看过,我也忘记。(P39)

把窗子关紧

把窗子关紧,让田野肃静:
树木非要动,也让它们别出声;
再没有鸟儿歌唱,假如还有,
这份损失我担承。

要池塘芦苇重生,还得久等,
想首批啼鸟归来,还要久待:
且把窗子关紧,光看而不听,
看一切随风摇摆。(P26)

他的诗歌大多比较短小,没有长篇大论,意象为简单的田园事物,和国内的陶潜有几分相似,上面两首都是抒情表意之作。不妨稍作分析,在《一片残雪》中,看上去是在说雪,实则在说报纸,中间起连接的是有关”字迹“的明喻,批判了现代新闻媒体,它们才是真正的满纸荒唐言,不堪入耳,于是不看也罢。寻思一下,诚然媒体加快了信息流动,但同时媒体也成为欲盖弥彰的工具,特别是在国内,看看几家主流报纸的订阅,沦为装饰,或者机构内相互吹捧,八卦笑料的堆场。《把窗子关紧》与迪金森的《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有异曲同工之效:无论外在世界如何精彩,都没有内心丰满多姿。一旦选择,便无从退却,更大可不必为当初的选择而计较得失。他最知名的那首《没有走的路》(P37)表达了类似的看法,选择是不可能”再度走回“的,选择也”造成了一切差异“。选择的得失就更无从盘算,开了窗有得,得热闹田野,舞蹈树木,歌唱鸟儿,重生的芦苇,却失了静谧,与静谧相关的孤独与沉思等等。而到底是眼前繁花似锦,热闹非凡好,还是内心沉着,安之若素好,则要看个人心性,自然不可强求一致。

我留意了一下这本小书中另外几首有关”雪“的诗,很有趣,不妨举例多说两句。一般来看,”雪“,代表了凛冽,无情,冷酷,同时也是洁白,纯正,善良的表征。《暴风雪的恐怖》中,描写了一天夜晚,大雪封门的故事,诗歌结尾,弗罗斯特惊问,”我心里怀疑,拿不准/我们明天还能不能起身,/救出自己,不借助外援“,”外援“就成了关键意象。在暴风雪肆虐,门前积雪高达丈余的时候,自救甚至都有困难,与中国传统的”各人自扫门前雪“不同,如果门前的大雪自己尚且可以扫掉,累则累亦,却还有几丝成就感,当你拿起扫帚的勇气都没了,或者再拿起扫帚的力气都没了的时候,才是大恐怖。恐怖不假,却不能因此失去希望,更不能就此放弃,他在《雪夜林边小立》中,面对”可爱的””树林“诱惑,并没有继续深入观察,而是“得赶完这段行程才能入睡”(P53),生活的勇气是什么?它并非要求你面对诱惑时不动心,“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对一般人而言,都是非分要求,多少显得有些虚伪,受到诱惑时,不受广告鼓吹,“心动不如行动“,及时打住,更需要勇气。勇气也不是要你在面对黑暗的时候面不改色,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在《大树挡住雪橇的去路》(P69)中,就更表达了这种无畏。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是大雪天,狂风凑热闹,树枝断裂,横亘在雪橇道上,可是,”我们不会放弃最终的目标“,”倦于老是在原地打转,我们会对准目标冲向空间“。

上面我只是找了几首有关”雪“的诗歌来看,书中的风,夜,星星,花草树木,这些表面上的自然事物,实际上都别有所指。当普通事物幻化出新奇秒意时往往让人心旷或者惊讶,最后附首《早春的洼地》,我将其看成变形记,神奇的或者残酷的,都在里面了:

洼池虽在林中,可仍能反映
整个天空,丝毫也不减明净。
它们在哆嗦,跟池边野花一起,
也将跟野花一样迅速消灭,
但不是流尽,通过哪条涧溪,
而是被树根吸收,化成绿叶。

树儿有能耐从芽苞萌发成长,
给自然披上一身暗绿的夏装。
树儿呀,好好想想,再使出威力,
把这生化的洼池和带水的野花,
从昨天刚刚溶解的冰雪地里
消除,吸干的吸干,扼杀的扼杀。(P75)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