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少白(外一篇)  

2010-02-22 08:25:43|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二哥家儿子上高三,回家时他妈告诉我,大宝(她儿子小名)在学校因为穿布鞋被人瞧不起,还有捣蛋同学踩他脚后跟,大宝敢怒不敢言,过年回家我嫂子就咬了牙,给他买了双四十来块的运动鞋,小伙子嘻哈嘻哈的得意得忘了形。过年几天下雨下雪,地下烂泥,他就最多穿着运动鞋在房间走动,上个厕所就换鞋——厕所在室外,十步路远左右。

大宝今年刚二十,长得虎头虎脑,看上去倒也壮硕,不过从幼黄而多长的胡子上依然能看出他年幼。我问他,为什么不刮胡子,他从电视里缓过神,慢腾腾地回答,因为越刮长得越厉害,日后胡茬子越结实,戳人。我又问,为什么头发都白了一半了,他慢半拍地从新西游里瞥出眼睛,回答不知道。

我也少白,但远不像他这么厉害,二哥,大哥,爸爸还有大伯都白发,也都没有他年少这么严重。大年初五在一起吃饭调侃,以后就数大宝最有饭吃,不会愁饿肚子,他还是一边笑嘻嘻,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电视机。高三课程紧,当天中午他匆忙扒拉了两口,赶车回县城学校,晚上有晚自习。地烂,我二嫂跟在后面拎包,将他送上车。村上离乘车地大概四十分钟路程,走时我扫了一眼大宝手拎的背包,还是去年过年回家时给他的!原本黑色的包面不知是落了灰尘还是因为褪色,黑色已经变得有些灰暗模糊。

娘俩走后,二哥发感慨,他说学生幸苦,每天的上课时间大致是这么安排的,早上六点十五分要求全部到校,然后开始早读,七点半上第一节课,中间插个广播体操,上午四节,每节课中间五分钟休息时间,下午是五节,晚上再上四节,每天晚上固定十一点半下自习,回宿舍洗漱,有勤奋的还会再挑灯夜战。二哥心疼,去县城陪读,儿子下自习回来给他煮碗面,加个小餐。

二哥说这苦必须得吃,没办法,农村毕竟不同城市,除了读书,想跳农门没有更好的法子。我默认。母亲和姐姐饭后回家合计,回忆我初三时还穿着小姨穿剩下的深红色西服照毕业相,在同学的“盛装”中间矮小而精神;说我高一暑假回家还是只猴子,高三回家就成了刷上石灰的电线杆;说得唉声叹气,高中家里都没人去给我做顿饭;说我高中努力加餐饭,兜里却没钱。其实我清楚,最后这条肯定是我某日提了当年“勇”,加上去的,大概还是自以为吃过苦吧。

外一篇
二哥

二哥如今患有结石,每年都要去医院或在家里排石。

二哥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两个都在上学。二哥初为人夫不久,就吵着要跟我大伯分家,分了家之后,二嫂一回家,他又赖着大伯那吃饭。玉米地里的草与玉米地苗一样高,二哥才会借着斜阳,扛着锄头晃悠悠地去镐两下。等到掰过了玉米槌子,二哥家地就是牛儿们的天堂。

二哥其实是个文化人,那会他是村里屈指可数的学问人,写着一手流畅漂亮的毛笔字,直至现在,他还会动手写春联。后来到了结婚年龄,追二嫂时颇费心思,不过也是趁了东风,二嫂在大哥手下当裁缝学徒,二哥隔三差五地从学校跑去向二嫂搭讪,献殷勤,几十个回合,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就成了情侣。当然,学习也随之荒芜了。

我最佩服的是,二哥不管做什么事都很冷静,即便吵架时也是。有一次看过他跟大哥吵架,关于什么早已没有印象了,倒是从头到尾,他都不紧不慢,条分缕析,倒是大哥那个急性子,暴跳如雷。还有一次,他与邻人打牌,输了不少,依然气定神闲,远不像父亲抄起板凳,拍桌子瞪眼的那种纸老虎架势。

如今二哥农忙时回家,地里被收拾的没有半个牛脚印,当然现在村里也没有几头牛,农闲时再去县城拧拧泥瓦桶,晚上盘算着给儿子弄点好吃的。儿子和女儿就是他不辞辛劳,奔波洒汗的全部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