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韶光容易抛  

2010-12-20 13:23:45|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不了一个形象,她就是张爱玲在《金锁记》里刻画的曹七巧,更因身边太多这样的原型,于是格外过目不忘。曹七巧出生贫民,若是本来撑着麻油店的生意,嫁给猪油铺子,剪刀匠子,可能都比进入穷途末路的侯门要幸福。最初我总是同情她,在那外强中干的旧式大家庭里,需要的是留神与小心,偏偏她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向来为我所爱——出言不逊,几乎得罪了身边的所有人。好比本来就是个村姑,拌两句嘴在村里不算个事,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但大家族讲究,遭那个罪,闷屈得慌。姨夫与其隔壁曾经因为某事,什么骂娘,动刀都要上了,现如今不还远亲不如近邻。这大概就是农村与城市的区别之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撕破了脸皮,相互提防,活着多累。不过七巧未必情愿,她是被哥哥卖过去做小的,守着那样一个半身不遂的丈夫,竟然熬了几十载,而且还奇迹般地有了俩孩子,等到熬出头,痨病的丈夫与老太太去世,仰仗着分得的那批家产,媳妇熬成了婆,也熬出了个计较与怀恨的婆娘。儿子的大媳妇不堪忍受婆婆的冷嘲热讽,卧床不起,做了榻下之魂,二媳妇扶正不到一年,吞了生鸦片,一命呜呼。女儿呢,吃不了苦,戳学在家,抽大烟,聊以慰籍,做娘的非但没有制止,反倒纵容鼓励,说即使闺女出嫁了,也少不得陪嫁的那一份,言下之意,尽管抽,闺女嫁过去反正不抽男人的。及至女儿到了不惑之年依然是个黄花闺女,她转而腔调一变,换作责难说,女儿长得难看,留她在家吃碗闲饭也就罢了,还要让自己受气。若是女儿真心有了喜欢的一个,却又被母亲疑为贪慕她家产,事事阻劝,女儿只得推了婚,又在母亲过世,再无拘束时,“养”起了汉子。从头到尾,七巧那张巧嘴,处处得理,全然没有任何过失的地方。

诚如张爱玲所说,曹七巧戴了三十年的黄金枷锁,终老也未摆脱为众人憎恨的恶果。而这一份孽缘从开始就不对劲,我所关心的也就在于最初的“失足”。龙配龙,凤配凤,我现在反倒越来越觉得雷池很难跨过去,人们常常引那些跳过了龙门的鲤鱼为楷模,而对葬身龙腹之流绝口不提。嘉丽妹妹为了在城市立足,从一个懵懂少女变得心机重重,不择手段。如果一个女人从头到脚有些亮点,那身体无疑是她最无坚不摧的武器,嘉丽妹妹的功成名就,多少就是少女版本的厚黑学。扩大而言,所谓功成名就,丰功伟业无不是架设在小民的水深火热之上的。德国大导演法斯宾德拍过一部电影,叫《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战时女人的丈夫入狱,期间女人对老公恋恋不忘,通过了各种方法,等待,营救,夫妻再聚时,玛丽娅竟然在轰然被丈夫预谋已久的煤气爆炸中香消玉损。玛丽娅是爱丈夫吗?自然不能说不是,不过似乎不可否认的是里面又另加了点玛丽娅猎获欲望与角色互换的快感。说到底,本色就是本色,补以任何五彩斑斓的涂料都是做作和累赘。

《金锁记》所记叙的年代,女人自己的婚姻往往是无法自作主张的,婚姻的主动权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父母兄长说一不二,所以尚且谈不上“失足”,她的脚早已丧失了行走的自由。只是现代并不乏政治婚姻,金钱玩偶,不过是手段更精细,做法更隐蔽,总是有一番顺理成章的引见,相处,直至变成自由恋爱。而想想早已不存在自由,首先当某人置身一个圈子中时,那种广阔的自由选择权便缩小了。好比暴发户只买名牌,便舍弃了选购平价产品的乐趣。由是形成的是,总少见省长的女儿会嫁作村妇,明星娶了个灰姑娘。

这么说并非要放弃“人往高处走”的上进心,而是量力而为,更要掂量掂量,不作姑妄之谈。是农民就是农民,是穷小子就是穷小子,自然不是只有富豪才能过日子,人人得而过之,甚至很有可能比他们过得更好。有本事的不是那些捏了上千万能把日子过得潇潇洒洒的,而是哪怕只有五十,五块大洋照样能将生活打理得有滋有味。我总觉得一个人之所以痛苦便在于欲望过多,而社会上鼓吹的成功又像一个裸体的妙龄女郎在向我们招手。时常不是人抵抗不了诱惑,而是为什么要人为地故意设置那么多诱惑呢。

譬如成功,其中最为耀眼的成功似乎就是金钱,有多少钱就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社会认可手握金钱的人。朋友聚会时谈论的是月薪几何,有几处房产,家中装潢,电器用了什么品牌,年轻时那一个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不见了,那时他们还不平则吼,还谈点不能当饭吃的文学文化,俨然一转身,大腹便便,却成了某公司的代言人,过年问候的时候,居然称,“我谨代表某某公司,祝愿你……”去你的公司,这样的祝愿,甚至没有沙子能入得了眼。

我自然不反感金钱的成功,只要它取之有道,金钱没什么不好。李海鹏说这个世界坏的本质是,你有十足的机会去做一个该死的成功者,只要能够让别人替你去倒霉。所谓东边日出西边雨。个人更不禁问,追求为什么不能多元化,爱情可以,富家小姐与农家子弟可以成婚,只要没有世俗的干扰,没有你我的冷嘲。追求更可以,你背你的LV,何以就会瞧不上夸帆布包的女孩?若是你自己没有多元的追求,那么至少宽容那些与你大异其趣的人吧,他们不是怪胎,他们只是没有像你我一样“失足”日常生活的湍流中,一晃时间染白了头发,竟然浑然不觉。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