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普及民乐,大师有责  

2009-09-02 09:21:59|  分类: 听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VC更新时看到一张中阮演奏的专辑,中阮乐器我从来没听过,听后感觉音色浑厚,没有古琴低沉,比古筝纵深,又兼具琵琶的几分清脆和奔放,吉他的几分简单和深沉,其穿透力和表现力比古筝古琴琵琶二胡等传统乐器不逊色多少。

近年来国民掀起民乐热潮,这是好事,发掘和传播民乐传统是音乐爱好者的责任。这没啥好说的,我个人是个民乐发烧友,听民乐的历史比摇滚蓝调爵士古典都长,而且音乐上我很贪婪杂食,但凡看见手头没有的民族乐器类专辑,都想据为己有。

想说的是,民乐看似走俏,实际上还是限于小众传播,一来动辄上千的高昂学习费用让很多民乐爱好者望而止步,二来民乐谱系较为渊源,大多有很悠久的历史,譬如古琴,各家流派演奏技巧各有不同,曲谱看似天文,远远不及吉他顺手拈来那么简单,这高门槛无形中又挡住了不少人,三来很多民众之所以追捧民乐,不是本人去习得,而是把幼小的孩子送去接受熏陶,以取一技之长,而孩子到底愿不愿意则抛在一边。

民乐普及需要的不仅是听众,听众再庞大也不创造新曲,而长时间听老曲调也可能会产生耳朵疲劳,更需要直接参与者和大师,他们才是发扬民乐的中坚力量,传统曲目不妨改编,大师则要发觉新意,创作新曲,只有源源不断的新作才可能长期吸引听众。比如,我从网上找中阮专辑,就很寥寥无几,我可以连续听五遍,十遍徐阳的《玉楼月 · 花下醉》,次次醉倒,但二十遍,二百遍后就可能免疫,这很正常,我烂熟于心了,曲调未播声先起,渴望新鲜血液没有错。再说个例子,熟悉琵琶的人大概知道国内知名的琵琶大师是林石城老师和刘德海老师,他们二位的演奏爆发力强劲,表现力十足,刘老师参与或创作了琵琶新曲《天鹅》,《狼牙山五壮士》(目前这首曲子在网上能找到的视频都不完整),《草原小姐妹》等,林老师改编创作了《陈杏元合番 · 落院》,《青春舞曲》等,必然都像《彝族舞曲》(王惠然创作)一样为后人传演。

创作自然比欣赏技术要求更高,一口吃个胖子不现实,凡事要慢慢积累,从欣赏者变成传播者,学习者,再到研究者,乃至成为大师,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暴发户是突然走了狗屎运。而问题又出在表面的繁荣背后如果不是出于真诚的喜爱,如果耐不住板凳一坐十年冷的执着坚持——坚持执着坐冷板凳是件很幸苦的事,很多人以此要求他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包括我——民乐最终还是会湮没。有段日子我曾在安庆打过工,雇佣我的老板儿子是个古筝高手,听说在国内大小比赛中得奖无数,但最后却放弃了古筝,改行在上海办了家外贸公司,享受着日进斗金的美妙滋味。我们当然不能以自我的标准和要求来挟持他人,但这作为民乐虚假繁荣的一个例证也未尝不可。

不要说民乐,放眼望一下,我们的音乐教育课除了在一线城市外,在二线小城或者乡村,是否形同虚设?而我们的音乐老师是不是又同其他科目的学者教授一样,打着传播的旗号四处演巡讲呢?如此气候,国民要像西方很多人一样即兴弹得一段肖邦,莫扎特,要等到何时?

附:徐阳老师的中阮专辑《玉楼月 · 花下醉》下载,Flac格式,内含Cue文件:http://www.rayfile.com/files/737f34cc-975d-11de-bc78-0014221f469f/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