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喜新厌旧  

2009-08-25 08:27:40|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班之后回房间开空调,汩汩热风从气孔里冒出来,猜想也许是颠倒了,再开制热,还是汩汩热风,换了其他模式,还是只制热,一急汗汩汩地往外冒,总不能火上浇油吧,干脆关了,洗了澡之后再开试了试,居然制冷了。

想起上高中的时候房间里有台卡带随身听,小小的,从路边地摊上买来的,珍惜地装在自制的小布袋中,大概是我小房间里最珍贵的东西了,每放学回来做饭时就会打开它,有外音,嘶嘶啦拉的,音效大概和现在山寨版三喇叭的手机差不多,偶尔我还会跟在后面哼两句。那会还讲究不到音质,自然无法和索尼,爱华比,但能听就很开心了。当时没有接触摇滚,听得最多的是齐秦,张雨生,韩红,张学友,Beyond还有像李娜青藏高原的那样民歌,然后就是轻音乐和民族乐。音乐种类并不多,磁带也不过十盒左右,反复地听,有时候还会跟同学互换磁带。有台随身听,不至于一个人的孤单小窝寂静落寞。

从地摊上买的售后无从谈起,好景不长,过了近一个学期左右,放磁带的门合不上了,再过几天播放键按下去比较吃力,我在它身上拍拍它立即回归正常,再然后常常卡磁带,从房东那借了一点酒,蘸着干净的棉絮清洗磁头,清洗后的播放声音含含糊糊,等酒精挥发之后过上一两个钟头还是能勉强听,只是拍拍它的频率和力度都要增加,直至最后将磁带放进去它比黄牛叫春还深沉。不得已最终弃用。

上高三时迫于英语老师的压力,当时流行一种学习产品叫复读机,电视广播的广告漫天狂轰滥炸,老师要求人手一台,她负责买试卷,订磁带。现在想来,其实一直以来家人就没对我进行过经济限额,虽然回家讨粮饷不过是几十斤雪白的大米,和父亲给我的生活费,多少不等,有时候不够一个月的支出,但有时候会多出一点,每次我都不会要求给我多少,母亲问够不够,就算不够我也说够。

勒紧裤腰带过了几个月,终于在高三上学期快结束时买了一台复读机,不是“步步高”,音质和之前的地摊卡带机已经不是一个档次,寒假回家时摆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瞧,最流行的玩意”,伙伴们也羡慕,我虚荣得也高兴。而它的主要用途也并非什么英语学习,而是是听音乐。

没用一年,上了大学,室友中彪哥是第一个有CD播放器的,羡慕得其他几个人跟什么似的。彪哥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个人财产就是公共财产,他的任何东西,(除了内裤,牙刷)都常会被室友拿来主义地用,他的CD机到大四已是伤痕累累,最后光荣退役。相比复读机要四节五号电池,大块头又耗电,携带很不方便,一般只能在宿舍里插上电源适配器听,觉得不方便,于是放假的时候我将它送给姐姐,姐姐好不欢喜。我取而代之的是多调频掌上收音机,美其名曰听CRI,VOA,实则戴着耳机听合肥生活广播每晚七点的相声,中央广播电台每晚十点到十一点用近乎倪萍一样煽情的声音播报的生活故事。再之后流行CD播放器,MP3,MP4,卡带机的时代一去不返。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