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狼穴狼窝,和尚和庙  

2009-08-13 08:13:38|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指出问题从来不难,难的是问题指出之后如何解决,眼下有数不清的问题都是悬而未决。晚上看到纪录片《高三》,心头实在堵得慌,胡乱想起一些东西,不吐不快。
  
  高中我记忆最深的并非高三的加班加点,而是刚从村里到县城所感受的城乡差异,这种差异表现最明显的是钱包。当时还很模糊,不知道什么叫“城乡 二元结构”,也不是太明白贫富到底怎么分化,但却在脑子里至今保留着很多鲜活的实例。早上吃饭,冬天我吃五毛一碗的大杂烩汤,同学吃油条煎饼油光光的肉包 子蛋炒饭;骑车到学校,我为省房租,住十几里外的唐哥家,自行车行走在凹凸的县郊道路叮叮当当浑车上下只有车铃铛不响,同学坐着老爸的银色大奔驰在学校门 前一甩门昂首阔步;商店里配镜,玻璃镜片使第一学期结束眼睛度数从200度直线攀升,同学不时在你面前摘下动辄过五百的超薄镜片,生怕别人不知道,再次宣 布,”我这眼睛摔不烂,打不碎,还放辐射“;地摊上我贪便宜买第一双人造革皮鞋,第一天穿脚后跟磨得水泡肿得公鸡冠一样,一星期后穿着它行走在一个下雨 天,皮鞋跟像浸泡在水里的卫生纸,回房间脱了鞋子沾满一袜子的碎纸渣;同学穿着雪白的李宁安踏在操场上来回奔波……我可以将这种当时以为不公且虚荣的对比 无限延长下去。
  
  人在不平衡的心理作用下容易产生两种情况,一是自己变态,二是转移恶意情绪将别人也设想成变态,所幸,我和这两者都没特别亲密的缘分。当然, 坦白说,我一度很郁闷,问,为什么财富分配如此不公,劳动种地时刻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却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活得最幸苦的?而且这个问题会与接触不公的实 例增多在脑子里频繁闪现,后来为了寻求心理平衡,发展了成套的偏见以及后来的交友原则,偏见是,俺农民身就知道麦子什么时候成熟,秧苗怎么插,一个猛子扎 下水怎么摸鱼,俺就能天天早上憋着不吃饭,你富家子弟能行吗?如此的阿Q精神让我像住在快活林。交友原则更是偏激到一刀切的地步,即非农出身不交,于是三 年下来,班上六十多人能叫出名字的不超过二十,能称作朋友的仅仅四五人。
  
  狭窄的圈子让我对高中(也包括后来的大学前两年半)的记忆并不太深,不是我记忆不好,高中学习外的很多情景我现在都历历在目,而是有关上课补 习值得记忆的实在太少。一度我是标准的好学生,不打架,不闹事,不早退,不翘课,在高中做过的最勇敢的也最反叛的事是高三和语文老师对着干,不要他订购的 辅导资料,拒交昂贵的资料费,大学时做过的最勇敢的也最反叛的事是大三剃了个光光头,但有点后悔又买了顶帽子。至于高三,一句话总结,就是在二十二条高考 考规下,一切行为尽管荒谬却又理所当然。
  
  也就是说,我总共在这些条规下生活了十几年,一直到上大学的前两年,而且自己毫无知觉。回忆起来我就是在冠冕堂皇的教育下做了十几年的标准傻逼,这种被欺骗的感觉只有在真正回过头来才能真切地感受到。
  
  回过头来看高考,家长没有错,爸妈指靠高考要孩子鲤鱼打挺,祖宗脸上添光;老师没有错,学校要考核,职称工资要与所教学生考试成绩挂钩;学校 没有错,邻校竞争,生源保障,还有县委领导评比考察,高考与经费补贴教工工资福利等挂钩;县市省委没有错,人才是第一发展力,你是教育大县市省必须得要有 事实摆数据,在国家才会有面子,领导重视教育才有可能被记上浓重的一笔,高考与县市省综合评比领导执政能力挂钩。那么到底是谁的问题?
  
  近来我脑子里总也逃不了一个想法,所有问题不是取决于经济基础,而是上层建筑,也就是政治。搞笑的是,“政治”这两个我深恶痛疾最不屑一顾的 字眼在我博客中出现的频率并不低,换句话也许更准确,我讥刺制度的文字并不在少数。对政治为什么会言行不一致?不是不一致,我还是很厌恶政治,但厌恶并不 代表要禁言,反过来,厌恶的原因恰好又容易促成追寻厌恶的各种事实。不记得听谁说过,“但愿天下多一些关心政治的人,因为它实在太重要了”。
  
  高考是不是政治问题?与古时科举一脉相承,现行教育制度同样以鼓励入世,许诺荣华为方向,读书不是为了提高自身素质,修身养性,而是作为显示 自身价值的方式,改变命运的手段,在我看来,这种强烈的目的性和功利性是产生为分数摧眉折腰的高考制度的根源。高考制度制定者是谁?不是广大考生,不是为 儿女谋出路的广大农民,也不是教育部,而是史上最神秘的相关部门,你眼力好,自己找去。
  
  但说回来,纵然我们说高考有一千个不好,目前却又是最为有效的人才选拔方式,很多人批判,但没有一个人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高三》 的魔鬼式训练还在一轮轮一届届轮番上演,抱怨声不绝于耳,口水涂抹战役漫天飞舞。正如我现在说两句闲话,除了聊以打发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见一 样。柏杨老师有句话,大意是,凡是改革只要有五十一个利处,哪怕有四十九个弊端就要将它贯彻下去,我想教育改革缺少的恐怕就是这种实验和闯荡的精神。说到 这一定会有人反驳,你怎么能拿教育做实验,一旦不成功岂不是损害做了实验的莘莘学子?说这句话的人要么是道德君子,要么是脑残,设想变革之中,之后就从此 身处理想国度就好比假设夫妻男女任何一次OOXX都能同时痉挛同时high翻天一样。可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