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听着东方红长大的  

2009-06-24 08:35:11|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0年代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部录音机。除了有几盒庐剧外,东方红是唯一的“流行”,庐剧是我们的地方戏,在录音机还为数不多的农村,农闲时街坊邻居常过来闲唠,一来母亲就让父亲放庐剧,一伙人听得入味,讨论得也起劲,不时预示着下一步剧情走向,或者陪着哽咽的唱腔抹两下眼泪。因为卡带少,为数不多的卡带常常是来回反复听,但他们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像从未听过一样。我和姐姐长期耳濡目染,自然也会哼上一两句,特别是旦角拖尾巴似的呜咽长音。

那时快乐来得真是简单。

不过我和姐姐都不大喜欢听慢慢腾腾的庐剧,没有邻居来的时候我就放东方红,节奏欢快,朗朗上口,总归合小孩子的胃口,同样反反复复,同样不知厌倦,主席的光辉照四方,我自小就一直接受伟大思想的熏陶了。母亲跟我说,她们在村大队上干活人人口唱东方红,冬天纳鞋底的时候她还会哼上两句,偶尔我会随声附她一起唱,她夸我,能干,我便唱得更欢了,而她则停下来,陷入回忆,破破碎碎地讲述一些她们那辈的故事。

比如说母亲姊妹五个,无产时难养活,母亲老大,在家中担子就重,而弟弟,也就是我大舅舅,挑食,去生产队偷大米,险些被打死。说生产队干活的时候装一衣口袋小麦回家自己用石头磨磨面,再熬碗稀汤,美味得连碗底都能被舌头添通。说我原本还有个大大舅的,但就因为特殊时期,外婆没奶,夭折了。等等,拉拉杂杂的说了不少。

90年代初家里的录音机因为年久失修,播放效果变差,因而也就偶尔听听卡带,干脆成了收音机。那会收音机也不多,姐姐尤其喜欢听评书,隔壁家姐弟俩常常过来,四个人一本正经地围坐在桌旁,歪着小脑袋瓜子,听得入迷。单田芳的三国演义,封神演义,杨家将,姐姐都了如指掌,书她却得少。上学时班上的伙伴们似乎也都爱听,因为可以说故事,吹牛,下课模仿张飞大喝一声,曹操吓得屁滚尿流,模仿关羽捋一下空空的下巴,等等。当时这是时尚。

再后来,我家因为房屋破旧,那污七八黑的篱笆,岌岌可危的土坯墙终要倒塌,于是在村西头置换了二亩地,盖起了三间瓦房,家也从村最东头搬到村最西头。拆房的时候人手不够,叫村上一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帮忙,也即现在的小混混,他捣鼓了两下收音机,从此变成了哑巴。其实收音机出故障不一定是他错,但他害得我听不到东方红,封神榜,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所有错误都归罪于他,那时对他恨之入骨。

当家家有电视,不少家有大功率的功放,VCD蔓延的时候,那种简单的快乐却也远得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