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给诗歌带来了欲望和感觉”  

2009-12-28 09:01:18|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给诗歌带来了欲望和感觉“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第一次看卡瓦菲斯的诗集,看到将近二十页,感慨”与他相见恨晚“,”简直是我年度看过的最优秀作品“,这种感受只有在看言简韵深的Emily Dickinson时才有。于是周末洗手洗脸,正襟危坐,准备好好接受卡瓦菲斯的熏陶,可是我不得不说,越看越无趣,这种无趣倒不是因为他的诗歌不好,而是题材局限,单一。大概从三十页开始,到第一辑结束(一百四十四页结束),基本离不开一个主题:爱情。而他诗歌描述的又大体离不开爱情使身体和心灵愉悦,讴歌的内容是肉体感官,欲望满足,反抗的则是虚伪文明,道德习俗。你叫我一次性看个十首八首还行,我定会拍案叫好,但一下子来个上百首,我有点审美疲劳。因为精神恋爱俨然名正言顺地发扬光大了上千年,而真诚的肉体相交依然属于名不正言不顺的支系旁门。一般而言,对一件事的呼声越是高涨,往往也是背地下对呼声反面贯彻得最为疯狂的时候,如嘴上禁欲,心里能透过人的衣服将对方看个一清二楚,诸如此类。

卡瓦菲斯是同性恋,在他生活的年代(1863年—1933年)同性恋还是像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恋爱,属于地下行动,是不见容于社会的,当事人的欲望要么进行美化,”他小心、有条不紊地用昂贵的/绿丝绸把它们包起来“(P32),要么是偷偷摸摸的,”他们走了——不是去他们体面的家——/(他们的家已不要他们了)/而是去一座很熟悉有很特别的/堕落之屋“(P108),东窗事发势必会为人鄙视。肉体的欢愉本是两个人爱情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我们的肉体彼此探寻;/ 我们的血液和皮肤都会领会”,“但我们却害羞地互相躲避”(P134),诗歌中像这样含混的称呼,“隐晦”的诗行,处处可见,他在《秘密的事情》中发出振聋发聩的反抗与预言,“稍后,在一个更为完善的社会/像我这种类型的人一定可以/在人们面前自由自在地活动”(P136)。

他像惠特曼一样高举解放欲望的大旗,“我歌唱带电的肉体”,给虚伪的文明一记响亮而真诚的耳光,给艺术“带来欲望和感觉”(P87)。 肉体非但不是可耻的,如基督教和中国传统礼教中的“尊天理,禁人欲”,而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是“理之所在,存乎欲也”。再说Emily Dickinson,曾在诗中不无泄气地感叹,“我害怕拥有肉身”(I am afraid to own a Body),现在想来大概不是她只想要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而是生命中几次恋爱不果,对她造成的打击过大,于是说出了这种丧气而无奈的话。

在我看来一个人只要是真诚的,他的作品就一定具有可读性。我懒得看那些板起面孔的说教文章,卡瓦菲斯的作品也有不少说教成分,但说教的又与众不同,寓教于事,诗风因为简洁,所以又显得和蔼可亲。它不是直接让你去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应当做什么,不当做什么的”禁止式“说教,而更像是”诱导式“说教,这种说教甚至要比“此地禁止撒尿”更具有震慑力,比如第21页的”城市“: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很多年时光,很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个城市会永远跟随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
在同样的住宅区,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别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也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至于他的历史诗歌(集中在第二辑),主要是虚构历史人物,借用历史场景讲述新故事,我有心对这部分进行详细说明,但自知对希腊历史以及神话所知甚少,为避 免出错,此部分略去不谈。不过有个印象,他的历史诗涉及人物并不多,加上翻译时有详细注脚,这个历史的壳子便等于新药装旧瓶。

最后从上述只言片语中不难看出他的诗风:简洁,朴素。个人甚至觉得他的诗歌可以作为读诗的入门教材,因为风格简约,文字富有连贯性,而且通篇找不到明喻暗 喻,其他修辞也很少使用,多数诗歌是由单一的意象贯穿始终,再加上黄灿然近似口语化的翻译,读起来顺当流畅。这种风格甚至被W.H.奥登用来辨别卡瓦菲斯 的翻译文本:“每一首诗都可以辨认出是卡瓦菲斯的,没人写出他那样的诗。“

附录一首,我的最爱:

窗子

我在这些黑暗的房间里度过了
一个个空虚的日子,我来回踱步
努力要寻找窗子。
有一个窗子打开,就可松一大口气。
但是这里找不到窗子——
至少我找不到它们。也许
没找到它们是件好事。
也许光亮只会证明另一种专横。
谁知道它将暴露什么新事物?
(P12)
  评论这张
 
阅读(18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