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最后的蜗居  

2009-12-02 08:39:17|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了,四个晚上35集结束,结尾形同鸡肋,特别是海萍在亭子里的说教训导,呆板而刻意。

看罢,我坚信一件事,就是当初选择待在小镇上还是明智的,至于做个无名小卒,拿个不多不少的薪水,除了够吃饭穿衣,还能攒点,悠然自得。这种生活是我喜欢的。因为交通闭塞,因为不求上进而失去很多与人交通的机会,但我总不在意,照样倔脾气一发,死臭死臭的,去年杨+犯事那会有个司法机关的人来办事,老板娘正好叫我,我当时就甩了个老脸,针对的就是那司法人员。第二年老板娘跟我说,你前脚跨出门之后,那个人就跟她提议:这样的人公司居然还留用,比粪坑里的屎还硬,早就该让他滚蛋了。老板娘很大度,开诚布公地告知,公司之所以留用我,不是因为我没毛病,而是用人本就是用其长,避其短。

在此插这个小插曲,只有一个目的,年初我本是打算“忘恩负义”,换个工作,去大城市闯荡闯荡,磨砺磨砺的。工作期间也算兢兢业业,虽然时常上网看个博,聊个天,无功,也没犯啥错。不要跟我扯什么“无功即是过”,我他妈不是公务员,就爱原地踏步。更是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不在乎什么上下,不在意什么待遇。也遇不着多少烦恼,当然更没有什么作为,只是始终如一地在一旁观察,万物都是我眼中的乐趣,看着好玩。没为五斗米折腰,名为找客户,不如说我在选客户,即便有客户催回电,回邮件,我依然可以随性偷个懒,撒个野,稍后再回,只因没人监督,在此我性格非但没有受到抑制,反而更为膨胀,一如既往地口无遮拦,直言不讳。也不会厌烦有人会加我MSN,远离了这些吵嚷的询问,对于吹毛求疵,抱怨上不了青天的客人我一脚将其踢开,抱歉,纵使你再有票换不到我稀罕,我更不相信“客户就是上帝”;不会为灯红酒绿的霓虹闪烁而扰乱情思,总体来说,除了小镇街道上能看到的美女,丝袜长腿少一点,思想碰撞摩擦的机会少之又少,导致固守本源,波澜不惊,因而自己也像死水一样发臭之外——当然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一定是离开的最大原因——没有什么是我特别不满的。

至于电视剧,如果要寻根究底,问海藻的悲剧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当然怪不得宋思明,宋思明不管如何动了真情,多少有点摆弄权利,地位与成功等这些所谓的男性尊严,也不尽是她姐姐海萍的责任,虽然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有谁应该对谁的选择买单。一路看下去,看不出谁有错,人人都有善良的多面。临结尾孙书记那段说教挺有意思:人生不是选择题,而是论述题,论点错误再怎么长篇宏论,洋洋洒洒,最终得分都为零。其实驳斥他很简单,什么是论点错误?杀人放火,贪污受贿是论点错误,为什么依然那么多人以身试法?生活远非这些大是大非如此简单,举个大逆不道的例子,美国诗人小说家爱伦坡与姑姑及其女儿来了个不伦之恋,在传统中这人触犯了起码的道德底线,本该千夫所指,拉出去游街批斗,但恰恰是这样一段不伦之恋才成就了他哥特小说诗歌的特质。个人对错是不能轻易就下得了定论的,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再比如一段文他妈的革的历史。

另外几个想法,我一并说出,房子我暂且是不会考虑了,太变态的社会,更为变态的房价。早年我好做白日梦,梦想着有朝一日有个女人会跟着一穷二白的我一起勒紧了裤腰带还贷款,后来我觉得没房子不是坏事,虽然可能也是坏事,但房子一圈,到时就一定是分身乏术,自由便无从谈起,不是我逃避责任,没房子还想娶着老婆吗?不尽然,即便我是抱着理想主义的稻草,但始终相信世上一定有这么一个不在乎房子人,而反过来,你如果不在乎,那在乎的事就让我来做,只是前提是,你必须得让我相信你不在乎。男人临近三十——不是,我心态比这个年龄大多了——还在磨叽着爱情,崇尚着童话,未免幼稚,我那心思少了,偶尔有些欲念,自我解决也就罢了。你可以说我悲观,不求进取,早些年我为了表现积极,在人前装出一派认真不苟的样子,潜意识里期望的不过是得到赏识,或者撩拨他人欢喜,后来我想清楚了,人这辈子为啥要去搔首弄姿,包括作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姿态去取悦或示范别人,自己活着舒坦,要挣那么多钱干嘛?要别人喜欢干嘛?

乡下一定是未来的审美趋势,这在国外早就成为现实,且不论目前国内乡下条件欠佳,吸引力不大,只是,城市化像插在饮料里的吸管,将一个人的灵魂吸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少数倔犟顽固之人在恪守着年少的梦想,过着紧衣缩食,我行我素的日子。想起毕业当年,多少人一路跟风,杀将上海,我托同学挤在上海十平米左右但十个人租住的小房子里待了近一个月,大夏天不惜皮肤贴着皮肤,即便不堪忍受,在心里调笑取乐,“心静自然凉”,上海从此给我留下的是一副无情冷漠的面孔,挥之不去。其他大城市莫不是如此,一个城市越发达,给居住在其间贫民百姓的机会和生存空间就越是促狭。光鲜亮丽的背后大多掩盖着污浊不堪的丑陋,开车在高架或高速上疾驰的时候,有几人看见那些汗流浃背的筑路工人,将身体塞进水泥围成的临时住宅?

回到乡下,你会失去很多机会,比如在城市里建立的人脉关系,基本会全断掉;回到乡下,你会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抬不起头;在望夫成龙的老婆手里享受“满清十大酷刑”;以现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看,未来孩子接受良好教育的可能性有限;想看一部三D动画,听一场古典音乐会难于上青天。当我看到电视中苏淳辞去科长职位,我拍手叫好,对于个人而言,这种为人苦苦追寻的职位,拱手相让,与其说我不在乎职位带给我的便利与慵懒还有金钱,不如说,我更担心自己会抑制不住诱惑,我胆小。

我越来越觉得果真如弗洛伊德所言,今天的所有思想都可以在儿时找到影子。我本是个慵懒之人,本不喜欢与人交际,希望我有多大出息,这是强人所难。而至于多数人以财富地位或者权利来作为考量指标的功成名就,离我定义的“成功”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我不期待水涨船高,春水东流,窝囊废这个头衔戴着就戴着吧,只要不是在未来还戴上一顶绿帽子。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