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诺大的世界,共一个梦想?  

2009-12-12 08:38:25|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与几个同事相约去外面吃烧烤,但小镇七点便没有烧烤摊,无奈晃了一圈,找了家拉面馆,吃了点面,喝了点酒,一行人浩浩荡荡列队回营。

回来之后顿觉有条巨大的蟒蛇,引着我吃寂寞的苹果。小镇太让人憋屈了。我能理解麦卡勒斯在小说《心是孤独猎手》里描写的哑巴,半夜三更在小镇的每条街道来回闲逛。我想买两本书,需要在网上下单,而原先我是如此喜欢逛实体书店;手表指针罢工,我转遍了小镇的犄角旮旯,找不到一个卖电子的。

还是欲望在作怪,于是只能浇灭欲望,让手表休眠,下班之后便将自己关在小窝里。没有什么留恋的,倒是不得不无欲了,但无欲往往也并不能则钢,试看那些节欲之人,如传教士,如道学家,无不是表里一套,背地两样。无欲即无求,无求便志气全消,安于现状,不在沉默中爆发,只能灭亡。

朋友戏觑说,我快成仙了。我知道朋友是在关心我,担心我长期以往,人将不人,完全囿于自己的天地,与天地绝,与周围隔。像爱伦坡小说描绘的人,一觉醒来再见这个社会恍如隔世,我是个被淘汰的局外人。又和豆友谈到人生孤岛,她觉得网络让生活变得开阔了许多,起码在网上交流无处不在。人与人的交流确实在扩大,但起码还得保证有形或者无形的“墙”没在干预,比如世俗的墙,伪装的墙,世俗并非不好,只是我认真聆听了你三千句不离俗事的话,之后觉得厌烦了,可能便不会太有兴趣听你之后的高谈阔论,反之亦然。所谓的调和就是这样,酒席散了之后期望的是再聚的机会。黛玉说自己不爱热闹,不喜欢聚会,因为害怕聚了再散之后的清寂,我倒觉得无聚则身临不到疯狂的热度,无散则少了对下一次的期盼。一对男女天天腻歪在巫山之巅,云雨之顶,不精疲力竭,也会枯燥而眠。

交际扩大未必就能缓解内心的孤独。人最大的寂寞是自己,寂寞时总得想法子做点什么,否则就是寂寞还外加凄苦,自己给自己下套,还一脸无辜地问:苍天啊,大地啊,你什么时候能帮我除了寂寞,让我出出这口恶气啊。寂寞如果是可怕的,孤独如果是可耻的,它一定是在于当事者陷入其中而无法自拔,如果自己能解救得了自己,寂寞便不能成其为寂寞,而转而幻化为文学,艺术,购物,冥想,给自己说笑话,对着镜子龇牙咧嘴,闲得舒服偷着乐,等等。

人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露出自己的孔雀或者狐狸尾巴,以为别人理解你了,其实不过还是自己认为别人理解你罢了,这种自以为是的情愿有其好处,它让人觉得自我不是一个人,是有人陪伴的,也就是自己并非为社会所遗弃的特立独行的猪,这点安慰好比,一个男人穿着女人的胸衣行走在大街上,突然眼前冒出另一个同样装扮的男人,是喜不自禁的。无论一个人多么宅,多么自立,其实内心里还是会时不时地幻想并确信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有一个人一如自己。至少我和薇罗尼卡是这样想。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