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几诗人闲话  

2009-12-11 08:44:15|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爱的当代中国诗人是多多,在一个”梨花体“大行其道的诗歌年代,真正的诗歌渐趋消亡,能拿得出手的诗人中他一定算得上。另外还有两个我很有好感,但知名度毕竟有限,一位是以翻译家身份为主的黄灿然,我并没有完整地看过他的任何一部诗集,从网上凌乱散见的几首却给我留有极深的印象。还有一位,廖伟棠,同样诗意盎然。

另外一个单独提出来,他好像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诗人,不过其诗歌却比很多专业诗人更专业,就是民谣歌手周云蓬,我看过他几首诗,可能是限于演奏需要,叙事意味浓厚,却不乏让人拍案的词句。

最近在看戈麦诗全编,这本书买了很长时间,一直搁置了。翻来觉得太过艰涩,当然可能主要是我阅历不够,想象也不够丰富,不大理解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文字背后有着如果强烈的复杂感情。有一个体会:他的诗歌不是看一遍就能理解的,语言的繁复与意象的庞杂仿若一个巨大的迷宫。看似理解了,实则一句话就可能让你思忖半天,比如现在随手翻到的,”思想陈旧得有如高原上露天的煤藏“,稍作分析,这种思想其实不陈旧,煤藏是千万年前成形的,煤藏裸露在外却可能未被人开采,因为地处高原。仅此一句,便可看出戈麦的诗远非割割麦子那么简单。

我本人是偏爱意象简单的那种诗歌,像前段时间读过的巴列霍的《蜘蛛》,像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一首诗用一个主要意象贯穿,围绕着这个主意象再细分,层层剥皮,层层剖析,最后让人恍然大悟。我最喜欢的女诗人Emily Dickinson的诗多属如此。

并非意象多了就不好,而是意象一多我理不清头绪,只会理着头疼。因此,为了我这颗渺小的脑袋,免受折磨,我暂时还是本本分分地,不要看不懂了狗急跳墙,折断了腿,或者伸长了脑袋,为看墙外玉人笑,扭坏了脖子。这年头医药费可贵了。

附录诗两首:

颂歌
作者:黄灿然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每个人的一生都是禅的一生:
  
我歌颂一个好人,人间如此多险恶人生如此多忧患世界如此多阴霾
而他仍能通过不断修补创伤和损害而保持完整仍能
平稳地度过一个晚上和另一个晚上和另一个晚上仍能
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工作休息帮助别人散步爬山旅行买礼物送礼物交水费电费煤气费仍能
在上班途中拐进茶餐厅喝一杯咖啡看窗外阳光从一棵树掠过另一棵树并且仍能
分辨出那其实不是阳光掠过而是风掠过而阳光只是静静地照着树
也照着风也照着阳光中树叶绿色的摇晃。
  
我歌颂一个坏人,人间如此多道德人生如此多判断世界如此多审视
而他仍能通过不断修补创伤和损害而保持完整仍能
平稳地度过一个白天和另一个白天和另一个白天仍能
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工作休息帮助别人散步爬山旅行买礼物送礼物交水费电费煤气费仍能
无视眼里的怒火眼前的黑暗心中的郁结脚下的阴晦和肺里的燥热呼吸里的废气仍能
在回家被妻子孩子鄙视的途中拐进茶餐厅喝一杯咖啡望出窗外看见树叶在阳光中摇晃仍能
不抱怨自己也不敢抱怨别人在钢丝般的生存线上活着并得到善的耐心而谨慎的扶持。
  
我歌颂一个平庸人,人间如此多卓越人生如此多成果世界如此多辉煌
而他仍能通过不断修补创伤和损害而保持完整仍能
平稳地度过一个个白天一个个晚上所构成的昏暗日子仍能
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工作休息帮助别人散步爬山旅行买礼物送礼物交水费电费煤气费仍能
毫无建树毫无见识毫无精神毫无涵养毫不羡慕别人毫不想提高自己或抬高自己仍能
在回家的途中拐进茶餐厅喝一杯咖啡不知其甜不知其苦仍能像领工资那样认真付钱仍能
在无边无涯无尽的乏味里摇荡身体摇荡双臂像摇荡着一叶扁舟浮沉在人海里。
  
我歌颂芸芸众生,他们也不修炼也不打坐也不觉悟有过一点或几年的理想但很快破灭
有过利他主义的念头但很快打消有过爱情但很快掉进婚姻有过美好愿望但从未曾美好过
鸡毛蒜皮是他们全部的事业为鸡毛蒜皮争吵是他们全部的智慧他们都不是佛而仍能
不逊于佛仍能在无明中嗔痴中贪妒中教导并带领自己活得像佛一样老甚至比佛还老
在人生的十字架上一钉就是几十年——几十年啊——轮回过多少次涅槃过多少次复活过多少次仍能
为死者流泪为生者劳作为自己添衣为将来作打算为过去愧疚为现在忧烦仍能
信佛信基督信诚实信责任信自己信别人信明天会更好太阳照样升起!


没有
作者:多多

没有人向我告别
没有人彼此告别
没有人向死人告别,这早晨开始时

没有它自身的边际

除了语言,朝向土地被失去的边际
除了郁金香盛开的鲜肉,朝向深夜不闭的窗户
除了我的窗户,朝向我不再懂得的语言

没有语言

只有光反复折磨我,折磨着
那只反复拉动在黎明的锯
只有郁金香骚动着,直至不再骚动

没有郁金香

只有光,停滞在黎明
星光,播洒在疾驰列车沉睡的行李间内
最后光,从婴儿脸上流下

没有光

我用斧劈开肉,听到牧人在黎明的尖叫
我打开窗户,听到光与冰的对喊
是喊声让雾的锁链崩裂

没有喊声

只有土地
只有土地和运谷子的人知道
只在午夜鸣叫的鸟是看到过黎明的鸟

没有黎明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