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书事一二  

2009-11-05 08:31:59|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我仰慕已久的书却从未翻上一翻,让我很惭愧,更惭愧的是,这些书中很多是我拥有的,比如博尔赫斯全集,安娜卡列尼娜。晚上因为看了电影版的列夫托尔斯泰,有此感慨,正好前段时间水木丁博客有言,既然不看,当初何必买?书就是树,即便作为收藏爱好而大量伐木也是对自然的侵害。当时很激动,因为这足以成为我日后不再买书装逼的理由。大概在同一时期,和菜头也在博客中透露,将送出看过的书,消息一出,招来众手纷纷,而很有些是压根就,从来就,不摸书边的,这些书还是拿回家充门面,否则书橱里只摆了两套孩子的考试卷,或者几件毛绒的玩具,不要别人说,自我首先或多或少地感觉行秽。

读书是一辈子的计划,但如果现在不读,将来也不一定会读,这点我深有体会。当年总觉青春无限,与书本后会有期,借口总会有:没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没有大把大把的氛围,没有大把大把的书,这些都可以成为不读书的理由,后来才发现,真正读书的并不一定需要像上皇家剧院听歌剧一样,西装革履,在厕所里一边擦屁股一边捧着卡尔维诺也未必就是对卡先生的侮辱。相反,将它束之高阁,蒙尘招蛛网,才是侮辱。当然这些话首先是对自个儿说的。

在老家,一般梅雨过后老妈和姐姐妹妹都会帮我晒书,所谓晒书,就是在打谷场上担上竹凉床,或者直接将书摊开来放在地上,这里有讲究,需要区别对待,一般柜子里,衣橱里的书是我欢天喜地,钟爱有加的,姐姐和妹妹全都可以看,但不许外借,不许在书上涂画,晒的时候不沾地,属于上层阶级,而又用小门一样的扁长木头单独担了一个“书架”,其上的书就要随意许多,晒的时候直接放在地上,可谓等级森严。之后再尽量还原地放回去,再在柜子里,衣橱里放上一两颗樟脑丸,以防生虫。

忘了说了,最初我是没有书橱的,前年才买材料请木工制作了“一套”书橱,放在床头,权且做了一间房两张床的分割线,但只有三节,加上一大一小两个柜子,空间还是有限,很多书依然得委屈地混迹在纸箱或木板上。所以常回家看看书的时候我就埋怨老爸老妈,咋这么抠门,要打何不打个大一点的。其实我知道,主要原因并不是舍不得花那俩小钱,而是如果太大,放床头遮眼,房间便显得不对称。

工作所在小镇因为交通不便,我很少去市区逛书店。比起实体店,网店转而成为吸引我的地方,但又不大相信可以同时读很多本,假如两星期看一本书,那么这一本书必须一次性看完,中间不会插入看第二本,这是我近年来养成的习惯,否则这本看一点,再向那本抛两个媚眼,对我来说容易造成精神分裂。豆瓣上很多豆友同时读上十几本,甚至上百本地豆子,我是艳羡的恨不得也向其抛媚眼。

卖书则又是一大乐事,毕业当年,宿舍楼下,一辆辆三轮车满载而归,车胎重压得恨不得要罢工。几个室友将大摞的书用编织袋从六楼一路拖下一楼,在小贩面前一扔,称了结帐,拿钱走人,再兜里揣着卖书的俩小钱到学校旁边的饭馆里喝两杯,四年的大学就算结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