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爱,就是占有;没有驯养,就是扼杀  

2009-11-03 08:48:44|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爱,就是占有;没有驯养,就是扼杀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法国电影以文艺著称,很多导演很喜欢走偏门,比如拍摄自然类影片,这类题材耗工耗时,投入巨大,而收入有限,但这些人比较执着,每每有精彩影片问世。抛去拍摄天地人三部曲的雅克贝汉不说,前段时间看了部动画,《微观世界搞笑版》,一般来讲,搞笑和艺术是很难融合的——这也是喜剧题材很少有直击人心的震撼力或者很少发人深省的原因——但这部动画片却不然,笑也是让你像汪峰唱的那样,“哭着笑”,再比如《蝴蝶》,无人照料的小女孩和不喜欢孩子的老爷爷误打误撞,一块走到森林里采集蝴蝶标本,看来还是人间有爱,世事有情。
没有爱,就是占有;没有驯养,就是扼杀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晚上又看了部法国影片,《狐狸和孩子》,我为两个方面深深打动,首先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几乎是痴人说梦,要么是人疯狂掠夺自然,反过来遭自然报应,要么是自然无故显威,来个灾害性天气,有些上面提了,是报复,有些就是自然的不可抗力;第二则是电影的隐形主题,如何区分爱与占有。小女孩爱狐狸,细细找寻,苦苦等待,牺牲三明治,摔断了腿,冒着被饿狼厮食的危险,赢得狐狸信任,却要在它脖子上系根绳索,诚邀它来自己房间做客,大门紧闭,又导致它撞碎窗玻璃,头破血流,险些丧命黄泉。爱与占有,这两者太容易混淆了,乃至很多人压根不明白,明明是爱得深,为啥对方会躲得远,直到最后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朋友间这样的情况有,父母子女间这样的情况有,爱情中更是不乏其例。

其实说到底就是你的爱能否让人自在,而“自在”一词是个很抽象,很主观的东西,我觉得自在,你未必就觉得自在。我有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你要是喜欢一个人自然就知道怎么样去爱护她,我觉得这句话要是成立,一定有很多前提,比如你首先得足够了解对方,确信对方不会因为你的“爱”而反感,换句话就是得心有灵犀,因而只需一点就通。她说冷,并不一定需要你脱去外套给她加披上,说不定只是想炫耀下自己丰满的脂肪里储存了多少抗寒冷的因子;他说热,也不一定就需要你殷勤地走去他面前摇扇子,说不定他另有所指,是欲火焚身的指代说法,或者他欲修炼气功,要的就是不动不走,无故燃烧卡路里,汗流浃背的效果。

没有爱,就是占有;没有驯养,就是扼杀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但一开始怎么可能会有认识,有了解?就好应聘,刚毕业怎么可能会有工作经验?孩子不跟父母交流,父母不与孩子沟通,有时候了解不过限于ta是男是女这样一眼明了的挡下问题。妄想没有摩擦,一步到头地直奔梦中情人,白马王子,童话兴许还能骗骗小孩子,大人上当,说得不好听,你活该!

没有爱,就是占有;没有驯养,就是扼杀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因此也实在很难说,到底什么是爱,什么是溺爱或占有,因为个人认识不同,你为孩子走后门,腿都跑断了,终于在某公务机关寻了个下手之职,不曾想孩子压根就不需要你东奔西走,就懒得上班手捧茶杯,眼盯报纸的那份悠然自得,于是你骂你孩子,TA扭头狗不理,你伤心太平洋,泪奔大西洋:翅膀硬了!

以个人拙见,觉得还是父母,恋人,朋友期望太高,如果能像电影里那个业已成为妈妈的女孩跟她儿子讲的那样去爱——我不再主动去找它,它要是也爱我,也想我,自然会找上门来的——至少占有会少许多。也许有人会反驳,这话实在抽象得有些玄乎,真是这样,我拿什么说爱你,我的亲人,伴侣,朋友?因为人世只存在爱的证明,都不去找了,都只剩下等待了,都只有放手无为了,还谈得上什么爱?恰恰相反,只有大爱才会如此宽宏,如此放任,而自由正是最真挚的爱。不过很少有人懂得这一点,更少有懂得并在生活中加以实践的人。

至于人与大自然的矛盾,并不是一如《小王子》中的狐狸所言,驯养是驯养不了的,即便能驯养也是对自然动物天性的扼杀。还是引用我所钟爱的美国女诗人Emily Dickinson的一首自然诗,她比我说得清楚。

A BIRD came down the walk:
He did not know I saw;
He bit an angle-worm in halves
And ate the fellow, raw.

And then he drank a dew
From a convenient grass,
And then hopped sidewise to the wall
To let a beetle pass.

He glanced with rapid eyes
That hurried all abroad,—
They looked like frightened beads, I thought
He stirred his velvet head

Like one in danger; cautious,
I offered him a crumb,
And he unrolled his feathers
And rowed him softer home

Than oars divide the ocean,
Too silver for a seam,
Or butterflies, off banks of noon,
Leap, plashless, as they swim.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