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Helmetman(小小说)  

2008-10-15 13:30:27|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上头盔上为了免受重物的撞击,不戴头盔仅仅为了还头发一个自由

——题记


小学时候有个小伙伴下课了围着校门前的那棵大树练跑步,但树大遮眼,他和另一个从反方向冲出来的人相撞,两头憋足了劲的公牛同时仰面歇菜,鲜血顿时泉涌似的汩汩向外冒。

上高中有一天踢足球,那时候我不像如今这么孱弱,起码庄稼地里出来的人肌肉还是结实的,因为在禁区拼抢过快一头栽进球门,被守门员不小心踢得眼睛破碎。之后跌跌撞撞地瞪着一双像色鬼一样迷迷的眼睛去配镜,一路差点撞到电线杆。

Fade In

炎热的夏季,光着黝黑脊梁的爷爷在打谷场上吆喝拉着石滚的老牛,我跟在后头,觉得应该让滚子转的快点,觉得应该稍微减轻点老牛的负担,我推着滚子一使劲两出手三没来得及后撤,手跟着滚子往地面转,一头卡在石滚的木框中间,鲜血流到嘴边,和母亲的眼泪一样咸。好在牛累了,爷爷累了,我差点累倒再不能推滚子。

Fade Out

有天我抬头看天,人字形的迁徙鹤鸟在头顶上呱呱叫,清脆得借着风声向耳朵里传,但没来得及认真听,被身后一块石头砸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依然隐隐看见一排排鹤鸟南飞的翅膀。

Fade On。

我吃着晕车药,一板出门前被剪成一瓣一瓣。枕头于车椅,轰轰的发动机轰轰的头鸣,旋转的路边旋转的眩晕。

有年冬天我戴上老式的鸭嘴帽,像旧时上海滩混迹的流氓,流窜于市井小民的宅地,调笑地骑着山地车,被警察叔叔逮了个正着,扣了车,夺了帽,我走“头”无路,只好蜷缩在路边抱头瑟瑟发抖。

现在我戴头盔。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