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寓言一则  

2008-06-20 13:14:42|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寓言一则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从别人的花园里摘了朵栀子花,花本身不重要,不过是一朵再普通不过的带着香味的花,只是摘花的时候花园主人正虎视眈眈地瞪我,我没抬头,只当没人,从容地摘了朵,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他也没来“找碴”,大概看我戴着眼镜,衣冠不整,坦胸露乳的一副痞子相,没敢招惹,当时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采花如此简单,更没想到痞子这么自由,特殊待遇这么多,不必“RunFanfan Run”。

摘下的栀子花被我囚禁在一个玻璃杯里,清澈的水洗涤着它,让它原本灰尘的面容焕然一新,俨然救世主再现,很是得意。

栀子花边上的叶子被我全部剥去,光秃秃的只剩白白的花苞,摆在那儿端详了一会,痞子端详就是在起馊主意,白白的几片花瓣是不是过于单调,怕它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监太寂寞,何不把瓣扳成一片片,这样一朵就成了很多片,这样便能成双成对了不是。

几天后花瓣变黄,我就用水再洗了几遍,但黄漬没戏掉,倒是把它撕下来了,再得意一次,无心扫黄却剪黄。又过了两天,整片颜色污黄,倒出来粘在手上,甩不掉,莫非关久了长了阴齿,大鄂!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