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8-1-11-n  

2008-01-11 19:31:20|  分类: 乱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清楚我在等一句祝福,一句前年等到现在的祝福,两年里我都在渴望这句祝福。显然我很无聊,像为了一个鸡蛋宁可舍弃生命的盲刀客一样,盲刀客是为了信念与责任,而我等的那句话其实很无聊,无聊的远远没有鸡蛋打碎时清脆的声音,我却视这句话为我的追求。虽然两年了我没有听到这句祝福,但自觉很早以前的人生理想早已实现,当幕然回首的那一刻甚至可以很自豪的对自己说”你做到了“!原因很简单,我没有等到那句祝福! 如果等到了我才觉得空虚,觉得前半生都被我挥霍了,那时候对我的打击将远远超过现在,我分明知道这其中有很多自满规避和惩罚的成分,而一次次的回忆和审视却又让我的负罪感加深加重。
       但我禁不住去想,去想那辽远的未来和过去,现在的我可以说”之乎者也“,也可以说shability和mability,我用赤裸肮脏而不负责任的话掩藏和回避,回避我那一遍遍的回味, 那让我追悔又让我欣慰的过去!
       我似乎陷入这种二元的矛盾河流中,随着河水的冲击撞在石壁上,打在河岸边,落进深隙里,突然流动的河流也会在某一瞬间湮灭了,干涸了,或者冻结了,在那个飘满雪花的日子。
       常常萦绕在我脑海里的有一个场景:漫天飞舞的雪花覆盖在披戴的绒毛斗篷上,白花花的分不清是绒毛还是雪花,而脚步的轻盈却可以飞,因为脚是裸露的。
       我不知道这样的意向是在向我暗示着什么。或许它根本就是我自己臆念的创造。
       但我却知道,当有人在我的这篇文章中驻足留步的时候一定会不知所云,而这又何尝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害怕将自己暴露在外面,当我面对自己的时候也觉得可怕,原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的都是一个生了病的人,于是我不让自己面对自己,把自己包裹的更紧。当我欢呼着自说理解了“易先生”的黑暗理论的同时又在欣喜自己构筑的封闭小巢,没人打扰的兴奋可以让我跳着彻夜的舞蹈。医生? 不怠说,生病的时候自然是要去看的。
       我很多时候都在问自己,说了这么多的“我知道,我清楚”,事实是不是自己一点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让我更迷惑,而这种迷惑也是只有自己知道。我对自己的信心都起了很大的怀疑,甚至怀疑自己还有一口气。
       真正让我感觉还活着的是那句祝福,而如我前面所说,当它说出来的时候我就立即死去了。
       我不想死!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