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你来了

2015-9-26 14:09:02 阅读238 评论1 262015/09 Sept26

你来了,驾着马车,响着铃铛来了
你偷了我的牵挂,来了
从傍晚的太阳,到早晨的露珠
你披星带月,马不停蹄地来了

褥晒的被子已经准备好了
葡萄酒是新酿的
板栗刚炒好,冒着热气张着嘴
锅里炖的排骨嘟嘟嘟地唱着歌
掉落的桂花被蕴藏在你床头的罐子里

绿萝不管春夏,照样生出新芽
来了,闹钟上足了发条
滴滴答答——
像那头汗水淋淋,蒸汽腾腾的马的踩踏

作者  | 2015-9-26 14:09:02 | 阅读(23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今夜,你无处不在

2015-9-14 21:29:53 阅读219 评论0 142015/09 Sept14

今夜,天上飘着云——

你在厨房挥舞着菜刀

在闷热的空气里呼喊着春天

推车的后面拴着你的口头禅——

你在乌云的夜晚睡眠

 

今夜,空气中漂浮着水泡

你在盆里洗刷着疲倦

你说空气是咸的——

我正在榨豆浆,

机器的轰鸣蒙住了我的耳朵

 

今夜,你在剪着羊毛

毯子上的刺比头脑中的刺更坚牢

你拔掉了——

她说你是谁——

 

你是黑眼圈的黑

是今夜的风,是天上的云

扫过我的床单,我的海洋

我田地里种植的苜宿和稻谷

天上飘着云

今夜,你无处不在——

作者  | 2015-9-14 21:29:53 | 阅读(2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外面

2015-9-12 13:10:17 阅读207 评论0 122015/09 Sept12

你在巴掌大的牢笼里书写天晴
慌乱与狂欢在裙裾与竖领中蔓延
颤抖的仇恨,驾着马车
从屋顶的缝隙里飘落
落在中世纪的假发,绅士的高领上

你用十只滴血的手,描绘着世人的欲望
用一丝不挂的舌头叙述着爱情与疯狂
文明披着虚伪的斗篷,贪婪地吮吸甘露
肉体渴望解放,
灵魂与上帝都绝非如此脆弱——

上帝有上帝的坦诚,人世有人世的太阳
十字架血流成河,并非为人类的猖狂
而是无知与误解——
像杜鹃啼鸣,孔雀开屏

你批挂上阵,挡不住赤裸精魂
你长吁短叹,只为掩饰奴役忠诚
可是伤口挡不住流血,文明盖不住疯癫
后继者,你像一个幽灵,在权杖下俯首称臣

但若有一天,当你发现
牢笼外的世界——
世界外的世界——

作者  | 2015-9-12 13:10:17 | 阅读(20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地球

2015-9-7 21:02:51 阅读213 评论0 72015/09 Sept7

铺天盖地的旗帜迎风飘散

我被困倦摁在床间

那一天,我没有留意新闻,

没有在意吹嘘

 

你只是天地间温柔的白云

俯笑这一幕幕戏剧,笑出了花

不是威慑,是和平

和平的途径是虐杀

 

你用随意的语气叙说繁华

树木俯首为奴

飞鸟在牢笼中飞翔又听话

这让人蒙昧的功劳同样要归于你

 

世界在赞歌中酝酿熔岩

在相互的吹捧中手举刺刀

“别跑,兄弟”

雪中送炭,我们要遵循人道

 

人们在迷茫中开怀大笑

狮子还在饥肠辘辘地等待雨季

胡杨木饮下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哦,我们吃着同类的血肉,流泪满怀


作者  | 2015-9-7 21:02:51 | 阅读(2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后花园

2015-9-5 15:54:28 阅读277 评论0 52015/09 Sept5

只要看到会种菜,会种花,并喜欢种菜种花的姑娘我便由衷喜欢,所以朋友推荐我看小森林的时候很感激,里面的姑娘懂得如何犒劳自己,懂得在艰难的人世停下来,找个落脚点。也许她与城市格格不入,才瘪回深山森林。即便在那里依然茕茕孑立,村妇的唠叨与家常,她未必能够插嘴,但是依然可以在其中找到新鲜食物的慰藉,在炎热的夏日生吃多汁的西红柿,在寒冷的冬夜熬一碗红豆米粥,抱一本书,“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有人问,“她天天这么种菜收割,不觉得浪费时间吗”?可是,生活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正是要将时间浪费掉,而这种田园式的自给自足正是绝佳的浪费时间的方式。

大学毕业我许愿,找一个人躲入深山老林,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愿身在此山中,便好好过日子。第一句的前半句我完成了,后半句我终究没能实现,原因大抵是无处躲藏,或者困于现实,一入樊笼,躲藏不得。老婆信誓旦旦,哪怕陪我到乡下,种地插秧,可是面对如此黏粘,我便不忍让其锄禾拔草,再看她的眼神,未必知道遁入乡下意味着什么,闻鸡起舞事小,顶风冒雨,骄阳炙烤可能事大,便终究想方设法在城里谋一个安身立命的事情。但就是这份誓言相伴,成了我心底里割舍不下的情愫。想想我曾试探性地问过前女友,若是我回农村老家种地,她愿意相伴否,她支支吾吾,便自此埋下隔膜。

我最终未能回去,恐怕更要加上的是,回不去了,村里的土地已经丈量,听说很快要充公,很多人家铁将军把门。庄稼本来一年两季,春有小麦油菜,秋有玉米稻子,田地在简化成单季,忙碌中也日益荒芜。萤火虫不再夏夜的晚上池塘边飞舞,星星像被蒙住了眼睛,哞哞叫的牛被咚咚响的拖拉机代替,原本一年喂养的猪可以放出圈,骑着玩,后来简化成半年甚至一个季度能出栏,最后干脆村里连喂猪的人家也没有了,人们在灯火辉煌的城市忙碌或挣扎,在水泥高楼的墙壁间徘徊踌躇,不变的是吃饭的姿势,手捧大碗,照样是弓腰蹲在墙角。

村子里学校的喧嚣吵闹声再也听不见,小河依然流淌,河面上的桥却断塌了;还有人在钓鱼,但夏日里从河面往水里蹿跳的欢快不见了。始终未曾改变的是过年时的赌博,只不过以前赌资为一毛两毛,现在是一百两百,金项链在脖子上摇晃,摩托车在水泥小道上轰鸣,于是路边的鸭子飞走了。

我不愿回家原因之一就是不愿看到日益富裕的乡村又在日益破败。

可是我多么想拥有自己的一个花园,一片菜地,当然还有一个书橱。在学校的时候阴差阳错地爱上了做菜,那时候浅薄地以为做好一手菜就能留住一颗心,不曾想,心这个东西最是留不住,而是像旅居的游人,一直在路上,可是就此更誓言,一定要找到那将此视为温暖,美味的人,让那颗瓢泼的心便将之看作金窝银窝抵不过的“家窝”。更由此衍生的是,做菜的材料,香料与食材是否也可以自己开发。养鸡场的鸡蛋食之无味,大棚里出来的黄瓜尖开着黄色的小花,土豆在发芽,油麦菜的根茎如僵硬的藤蔓,还有全是瘦肉的五花肉,或者被劈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无一不让我担忧。担忧背后有着怎样的药水或添加剂,担心长出菜的地方是否就在污水池旁,担心那颗心向我处的人儿会不会吃出毛病,担忧那尚且不知道人事的丫头会不会沾染过多的金属气。

可我身处城市,可能是在找借口,总觉得弹丸之地的住处容不下粪土与种子,加上这些年的漂泊不定更是难以安下心来置办花草植物乃至格物,唯一没有妥协的就是,在食材同样的基础上我至少可以保证二次加工的低碳无污染。但我最终肯定会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是这样的日子到底何时才来,我并不敢说一个确切的日期。

以前看到有篇报道,说清华的一对大学生夫妻,抛弃凡尘,躲入偏远角落,自己种菜养鸡,就为了享受这份自然的清净与馈赠。人类实在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仅凭大自然的厚爱,完全可以过得幸福健康,只是有了商业,有了利益及圈里之后,世间的物质在流通中莫名其妙地就有了增值,这份增值与其说是价值的反应,在物质守恒的定律下,不如说是对自然的榨取。当有一天,地球,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满目疮痍,对我们进行报复时,人类才会幡然悔悟,原来是我们要求的太多,我们在美其名曰创造利益,创造幸福,创造便利的借口下,实际在操行着贪婪的金钱梦,权利梦。

日本还有部电影叫《里山》,里面讲述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是人对自然的尊重以及自然对人的厚爱,天然的环保村在践行着人与自然最为质朴的关系,取之自然,还与自然。如果说它是偏远山村的梦想,那么也请看看城市的花园,菜庄,像英国纪录片《食材花园》,便是在几平方面积的后院里,也可以培养出截然不同的鸟语花香。

作者  | 2015-9-5 15:54:28 | 阅读(2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Subscribe To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苏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